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周一:《北京大學藏秦簡牘》(壹)《教女》注釋商榷
在 2023/8/15 15:41:01 发布

《北京大学藏秦简牍》(壹)《教女》注释商榷

(首发)

周一

一、简六十说:

数而不善在前,唯悔可(何)

整理者将“”隶定为“”,括注为“择”。按如此隶定和读法非是。“”即“遝”字,“遝”,逮也,及也。马王堆汉墓帛书《战国纵横家书·须贾说穰侯章》:須賈説穰侯曰:今魏方疑,可以少割而收也。願君遝楚趙之兵未至於梁也,亟以少割收魏 。’”文中“遝”即用为“及”意可知。“唯悔可(何)遝”就是“靠后悔怎么来得及?”的意思。

二、简六十说:

见人有客,数来数娽,益粺(埤)为仁,彼池更浍(濊)。

整理者将“娽”字按《说文》训为“随从也。”按“娽”也可能应读为“逯”,义为“随意行走。”《淮南子·精神训》:浑然而往,逯然而来。高诱注:逯谓无所为忽然往来也。“益粺(埤)为仁”的“仁”疑用为“信”。秦文字中的“仁”字有些需读为“信”,相关论证见李家浩和刘钊先生论述。“益埤为仁(信)”讲的是增加客人对“不善女子”的信任。“彼”整理者或读为“陂”是正确的,“陂池更浍”的“浍”整理者读为“濊”似不妥。“陂池更浍”中的“陂”“池”“浍”都应是名词,而“濊”没有名词用法。“陂池”指“池沼”“池塘”,而“浍”指田间的水沟,“陂池”显然大于“浍”。因此所谓“陂池更浍”就是“陂池变为田间水沟”的意思,这是用来形容“不善女子”的做法事与愿违,弄巧成拙的一种比喻。

三、简五六至五七说:

良子有曰:女子独居,淫与(厌)巫。曰:我有巫事。……居处不爱禾年,㹿猪盗之,有(厌)鸟鼠。

整理者解释“淫与厌巫”谓:“‘淫与’,《汉书·杨雄传上》‘淫淫与与’,颜师古注:‘淫淫与与,往来貌。’《文选》杨雄《羽猎赋》‘淫淫与与’,李善注:‘淫淫、与与,皆行貌也。’‘’,读为“厌”。《国语·周语下》‘克厌帝心’,韦昭注:‘厌,合也。’与‘阖’通。‘厌巫’,或指通厌事之巫。”按整理者训释“淫与”两字非是,这是在语法和分词上产生了误解。“淫”乃“过度”之意,“与”即“亲近”“交往”之意。“厌”即“压”,指用咒语或巫术镇厌他人或邪恶事物,也即“巫祝之术”,也即“巫蛊术”。“淫与厌巫”是说独居的女子过度亲近“巫祝之术”。“居处不爱禾年,㹿猪盗之,有(厌)鸟鼠”一段中“厌”整理者训为“饱”,亦非是。两个“厌”字处于同一篇,且间隔不远,不应分释。此处的“(厌)”就是行“巫祝之术”的意思,即用巫术来镇压鸟和鼠。“居处不爱禾年,㹿猪盗之,有(厌)鸟鼠”中的“有”可能应读为“又”,说的是独居的女子不爱惜粮食,粮食被猪狗偷吃了,独居女子却把责任推在鸟和鼠身上,对鸟和鼠采用“巫祝”之术。

四、简四八说:

姻(燕)冤(婉)从事,唯审与良,西东(谣)若,色不敢昌(猖)。疾绩从事,不论晦明。……术从臣妾,若□笑殃。

整理者训“绩”为“继”“积”,似不好。“绩”就该读为“纺绩”“织绩”“缉绩”“紝绩”之“绩”,指织绩之事。古代女子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织绩”,即《汉书·地理志》所谓“男子耕农,种禾稻纻麻,女子桑蚕织绩。”所谓“不分晦明”,即《汉书·食货志》“冬,民既入,妇人同巷,相从夜绩,女工一月得四十五日”中所言的“夜绩”。
   
“术从”两字整理者谓:“‘术’在此似可读为‘怵’,“从”读为“纵”。怵,即怵惕。”按此说非是。“术”应读为“遂”,“术从”就是“遂从”。“遂”,顺也,所以“遂从”就是“顺从”。当然“从”读为“纵”亦通,但是典籍多见“遂从”不见“遂纵”。“术从臣妾”就是“顺从臣妾”,“术(遂)从臣妾,若□笑殃”,就是“如果过于顺从臣妾的意愿,就会迎来被耻笑的祸殃”的意思。




本文收稿日期为2023年8月15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23年8月15日

点击下载附件: 2342周一:《北京大學藏秦簡牘》(壹)《教女》注釋商榷.docx

下载次数:39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總訪問量:40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