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尚磊明:新出唐誌錄文拾遺
在 2011/9/7 6:08:44 发布

 

新出唐志录文拾遗

(首发)

 

尚磊明

浙江大学汉语史研究中心

提要:《文物》2008年第7期《河北宣化纪年唐墓发掘简报》一文公布了6块新出土的唐代墓志,为文史研究提供了新的材料。但文中录文多有错误,不利于参考。本文对其作出校正,以便研究利用。

关键词:新出唐志 录文 拾遗

 

新出土的唐代墓志包含了很多历史文化信息,对于研究唐代的历史风俗、语言文字、谱牒、丧葬制度等有重要参考价值,也学者进行深层次研究的宝贵资料。但由于石面磨泐、俗讹字等原因,录文中多存在一些问题,影响了对这些材料的正确使用。《文物》2008年第7期发表了《河北宣化纪年唐墓发掘简报》一文,文中公布的新材料很多,但释读错误也不少,不便于研究利用。现据拓本,对原释文中的讹误作出补正。

 

一、《杨釰墓志》

1.“日月推运,填明巨然”

“填明”不辞。检拓片“明”上字作,为“冥”俗字。字形上部为“穴”,下部构件是“真”的异体,即“眞”的变形。《碑别字新编》“真”字有一例作[1],与此字下部构件“真”相似。俗字中,“穴”、”、“宀”作形符形近义通,可互换。又,“冥”下部写作“真,应是受常用字形“真的影响。《碑别字新编》字例[2]皆与此相似。“冥明”指黑夜和白天,正与上句“日月推运”语义相承。

2.“即火子相生,君臣移胤”

 “火子”不辞。拓本“子”上字作,字形虽磨泐,可辨为“父”。上文“阴阳有期,即四应之洪范,合乾坤之大镜。万物之所否(“丕”的讹写)也”言事物变化。“日月推运,冥明巨然”对应上文,为例证。“父子相生,君臣移胤”与“日月推运,冥明巨然”文中作用相同,都是例证。

3.“其先姖丞高辛氏之苗裔”

“姖”为山名。《山海经·大荒西经》:“大荒之中,有山名日月山,天枢也。吴姖天门,日月所入。”于此不合文意。检拓片,字作,字形右部写作“叵”。参考文意,文中说墓主为“高辛氏之苗裔”。据张正节《史记正义》考证,“高辛氏”为“姬”姓[3],所以此字当为“姬”省略俗写。

“丞”误。拓片字作,也是“承”的俗写,省略了三横。《敦煌俗字典》收有一例,作[4],三横亦省。《碑别字新编》所收“承”的例字有作[5]者,与此字形相同。碑铭文体中,在叙述墓主世系时,多用“承”字。如《唐代墓志汇编》长安O27《口周故游击将军上柱国南阳赵府君墓志铭》:“其先承帝颛顼之苗胄,隆周之别族,若敖之胤,赵文子之裔。”永贞001《唐故吴郡朱府君墓志铭》:“公讳阳,字正中,其先承汉侍御梁公之绪,今为杭州盐官县人也。”

4.“幼干正直”

“幼干”不辞。拓本“干”上字作,字形左部构件磨泐,但可辨不为“幺”。此为“功”字行书,构件“工”笔画连写。《碑别字新编》“功”字有一例作[8],与此相似。《敦煌俗字典》收类似俗写两例作[9]。“功干”文献中多指人有才干。如《三国志·魏志·袁涣传》:“初,涣从弟霸,公恪有功干,魏初为大司农,及同郡何夔并知名于时。“功干正直”与“文武俱闲”、“清强自然”都是对墓主才能品行的称赞,于文中语义正洽。

5.“居家治□”

“治”字误,后亦无阙字。阙文实为重文符号,这种重文符号碑刻中习见。“家”字下作,既与“治”极似,又似“洽”。“居家”下二字若读为“治治”,甚不通,当读作“洽洽”。碑志中有相同的用例,如《唐代墓志汇编续集》中和002《唐故扶风郡马府君合袝墓志铭》:“高尚其士,守志丘园,居家洽洽。”

6.“朱门显

“显”后一字误释。拓片中“显”下字作,为“达”字。原释文隶定的字形右部的折钩实为石花。“达”字右部两点上移与“土”下横相交,就形成“达”的这种异形。“朱门”指富贵。葛洪《抱朴子·嘉遯》:“背朝华于朱门,保恬寂乎蓬户。”“显达”指地位高。王充《论衡·自纪》:“士贵雅材而慎兴,不因高据以显达。”“朱门”与“显达”连用,形容家世显赫。

7.“四顾隐□,左右双陇”

据拓片,“隐”字下并无阙文,而是重文符号,与上“洽洽”的情况相同。“左右”上两字当读为“隐隐”。如此文义涣然。“隐隐”这里指隐约不清貌。南朝鲍照《还都道中三首》之二:“隐隐日没岫,瑟瑟风发谷。”[11]碑铭中常用“隐隐”描写坟墓周围的坏境,以衬托出送葬者内心哀痛、双目含泪的状态。《唐代墓志汇编》景云O23《大唐故文林郎田君墓志铭》:悠悠荒陇,隐隐佳城。”166大唐故汝州刺史李府君夫人邓国夫人韦氏墓志铭》:隐隐崇邙,松旧行,逶迤逝水,桃李何常?

8.“一枝兮坠,百叶兮

“兮”后字误释,拓本字作,为“成”字。由于字形周围石花较多,故致误。文中,“一枝兮坠”与“百叶兮成”句义相对,“坠”与“成”义反相对。文中以“枝、叶”比喻父子,以表父亲养育之恩。

9.“故以克石于铭”

 “故以克石于铭”语意不通。检拓本,“克”后一字作,为“名”。刻“名”于铭石,文意通畅。《唐代墓志汇编续集》天宝113《大唐故左威卫将军赠陈留郡太守高府君墓志铭》:“惧陵谷之迁移,刻名行于金石。”

10.显子孙”

“显”前一字误释,拓本作,为“后”字,磨泐较甚。此碑碑文中“后”有作者,字形与此同。“后显子孙”就是将来昭示子孙的意思。

二、《杨少愃墓志》

1.“填明巨然”

“填”误。拓本“明”上字作,为“冥”字异体。辨析见《杨釰墓志》第1条。下文“清松冥冥兮”中,“冥”字分别作,与此处“冥”的写法相同。

2.“即火子相生”

“火”字误释,字作,为“父”。与《杨釰墓志》第2条原因同。

3.“故归其填,即填明贰滋各理其政而无隐纵之异也。”

“其”下字作,“即”下字作,两字的构形皆与上《杨釰墓志》中第1条“冥”同,可参看。

4.“东临古埠,南眺龙门,西视万泉,北带山豁”

 “山豁”难通,查拓片,山下字作,从“谷”,“奚”声,是“溪”字初文。《说文解字·谷部》:“谿,山渎无所通者。从谷,奚声。”《集韵·齐韵》:“谿,《说文》:‘山渎无所通也’。或从水。”“溪”是中古产生的一个新字,“谿”则为这一意义的初文。后世沿用“谿”字,二者就成为一组异体字。文中,“山溪”与“万泉”、“古埠”、“龙门”对举,所述皆为坟地的环境。前一句“地之四顾”则是对它们的总括。

5.“唯阴唯阳,地九天长”

“九”字误,拓片“地”下字作。当据改之。

三、《苏子矜墓志》 

1.“知彰知激”

“知激”语义不通。查拓本,“知”下字作,为“微”字的草写。《隋唐五代墓志汇编》陕西卷《冯思顺墓志铭》:“自微至着,卌余年”,“微”作[15]。同书《张液妻段氏合祔墓志》:“以会昌四年九月十有七日遘微疾”,“微”作[16]。“彰”为彰显义、“微”犹隐晦,两者对举,称颂墓主生前可以审时度势,能屈能伸。欧阳询《艺文类聚》卷二十“贤”之“赞”条:“晋夏侯湛《颜子赞》曰:‘知彰知微,体深研机。’[17]

2.“猗欤有俭,必期景谢”

 “俭”误。检拓本,“有”下一字作,是“佥字。此字把“佥”的两个“口”合并,中以一竖划分开,下部的两个“人”简省为一个。《敦煌俗字典》检有作[18]者,右部所从“佥与此近,只是下部的撇捺写作一横。这里“佥”是公正之意。与上文“以严自诫,以德辅仁,奸邪不侵,魑魅罔惧。向公绳而取直,依水镜以求平。欲必从人,轻金重礼,四十年间不亏法”文义相应。

3.“乃勒石诛勋,刊其铭示”

“诛勋语义不通。检拓片,“勋”上字作,为“诔”字。“耒”作为构件讹变,上部横画常变为一短撇。《敦煌俗字典》“耜字有的作[19],“耕”或作[20],皆其例。古代记述死者德行称诔。《礼记·曾子问》:“贱不诔贵,幼不诔长,礼也。” 郑玄注:“诔,累也。累列生时行迹,读之以作谥,谥当由尊者成。”《新唐书·忠义传中·张巡》:“巡亡三日而镐至,十日而广平王收东京。镐命中书舍人萧昕诔其行。”“诔勋”即记述其功业德行。

“示”字亦误。检拓片,“铭”下字作,此为“尔”字。“尔”在句中为句末语气助词,表肯定。

4.“垂裕浚昆”

 “浚昆”不辞。检拓本,“昆”上字作,为“后”字行草书写法。“昆”有后代义,晋左思《吴都赋》:“其居则高门鼎贵,魁岸豪杰,虞魏之昆,顾陆之裔。”[21]“后昆”犹“后裔”。《书·仲虺之诰》:“垂裕后昆。”伪孔传:“垂优足之道示后世。”《唐代墓志汇编》武德003《大唐洛州别驾大将军崔公妻库狄夫人墓志铭》:“挺生章武,灵流后昆,居宰作牧,服冕乘轩。”

四、《王氏墓志》

1.“曾高百代,备于谱谋”

“谱谋”不辞。检拓片,“谱”下一字作,为“谍”字俗写。俗字中,“枼”多作此形。英藏敦煌s.189《老子道德经》:“圣人在天下,惵惵为天下混其心”,“惵”写作[23],右部“枼与上同。又s.76v《长兴五年正月一日行首陈鲁修牒》:“牒件状如前,谨牒”,“牒”写作[24],右部亦同。“谱谍”即“谱牒”。《史记·十二诸侯年表序》:“谱谍独记世谥,其辞略,欲一观诸要难。”

2.“年才笄

笄”下字误。据拓片,“笄下一字作。此为“总”的涉义类化俗字。“笄古指女子十五岁贯发礼,表成年。《仪礼·士昏礼》:“女子许嫁,笄而醴之称字。”郑玄注:“笄,女之礼,犹冠男也。”《礼记·内则》:“女子十有五年而笄。”“总指束发。《释名·释首饰》:“总,束发也,总而束之也。”“笄总”同意连用,借指成年。《礼记·内则》:“子事父母,鸡初鸣,咸盥漱,栉縰笄总。”《南史·王思远传》:“景素女废为庶人,思远分衣食以相资赡。年长,为备笄总,访求素对,倾家送遣。”“总”表束发义,在表示人物束发成年的语境中,书写者联想到毛发,就以与毛发相关的意符“髟”替换“纟”。俗字研究中把这种增加或改变文字偏旁的现象称为涉义形旁类化。如北齐《刘碑造像记》:“四挟灵鹫之显,西据王舍之阳”,“鹫”作 [25]。《元洪敬墓志》:“卿相连镳,公王系轸” ,“镳”作 [26]

3.“洲德以配君子”

 “洲德”不辞。检拓本,“德”上字作,是“淑”字。这种字形习见,如楷书写法,晋王献之《洛神十三行》中“淑”作[27],颜真卿《李元结碑》中作[28]。法藏敦煌卷子,p.3561《蒋善进临摹<千字文>》:“毛施淑姿”中“淑”作[29],此为行书。“淑德”即美德。《汉书·王莽传中》:“昔齐太公以淑德累世,为周氏太师,盖予之所监也。”《后汉书·崔寔传》:“母有母仪淑德,博览书传。”

4.“垒仁积度”

“度”字误。检拓本,“积”下字作,为“庆”字草写。唐《怀仁集王书圣教序》中“庆”有作[30]者。李世民《晋祠铭》作[31]。“庆”即福泽。《易·坤》:“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积庆”就是行善积福。“垒仁”为动宾结构,指积善。“积庆”,句法结构与“垒仁”相同,意义相近。“垒仁积庆”为一个同义并列结构的短语。

5.“于盛,天与其贤,不与其寿”

“于盛”不辞。检拓本,“于”下字作,为“戏”字。“于戏”是叹词,同“呜呼”。《礼记·大学》:“《诗》云:‘于戏!前王不忘。’”《史记·三王世家》:“皇帝使御史大夫汤庙立子闳为齐王。曰:‘于戏,小子闳,受兹青社!’”司马贞索隐:“于戏,音呜呼。”

6.“哀号摽”

“号”下字释读有误。查拓片,“号”下一字作,为“擗”字草写。字形周围石花较多,造成误读。唐长庆元年《俱海墓志》“道高守素,渔樵避世禄之荣”中“辟”作[32],字形与上“”右部构件“辟”相同。“擗摽”指捶胸,出于《诗·邶风·柏舟》:“静言思之,寤辟有摽。”由于词义涉及手的动作,后世又加上“扌”旁,以区别于“辟”的其它义位。如《文选·马融〈长笛赋〉》:“靁叹颓息,掐膺擗摽;泣血泫流,交横而下。”[33]李周翰注:“擗摽,抚心也。”[34]柳宗元《愈膏肓疾赋》:“爰有忠臣,闻之愤怨,忘废寝食,擗摽感叹。”[35]

7.“裮禭郊原,咸悲送葬”

“裮禭”二字释读有误。谛审拓本,“禭”前一字作,字形右部为“冒”,而非“昌”。此字应是“赗”的俗体字。“赗”为古代送葬礼仪,指以车马等物助丧家送葬。《仪礼·既夕礼》:“公赗,玄纁束,马两。”郑玄注:“赗,所以助主人送葬也。”

拓本“郊”上字作,字形左部有磨勒。原释文读作“禭”,恐误,“禭”是古代神名,于此语义不通。既与“送葬”有关,此字当是“襚”字。“襚”为吊丧之礼,向死者赠送衣衾等谓之“襚”。《仪礼·士丧礼》:“君使人襚,彻帷,主人如初,襚者左执领,右执要,入升致命。主人拜如初,襚者入衣尸出,主人拜送如初。”郑玄注:“襚之言遗也,衣被曰襚。”由于字义与衣物有关,故“襚”从“衤”。

因为“赗”、“襚”都是临丧礼仪,故常常连用。如《后汉书·盖勋传》:“卓欲外示宽容,表赐东园秘器赗襚,送之如礼。”《北史·裴佗传》:“(裴佗)卒,遗令不听请赠,不受赗襚,诸子皆遵行之。”由于“赗”、“襚”连用,“赗”字受“襚”字的形旁影响,形旁“贝”改写作从“衤”。这种文字形象,俗字学称之为“因形形旁类化”。如“搢绅”本指插笏于绅。《资治通鉴·汉武帝元封元年》:“乙卯,令侍中儒者皮弁搢绅,射牛行事,封泰山下东方。”有的则写作“缙绅”。《汉书·郊祀志上》:“其语不经见,缙绅者弗道。”颜师古注:“李奇曰:‘縉,插也,插笏於紳。’……字本作搢,插笏于大带与革带之间。”

8.“温然道着”

 “着”误,依拓本,“道”下字作,为“著”字。古代“着”、“著”虽然通用,但当照录原文。墓志中常用“道著”赞颂墓主的品行。如《唐代墓志汇编》贞观 008安定胡府君墓志》:“道著生前,名存身后。”永淳O16大唐故贝州司户参军杜君墓志铭》:“仁成道著,礼备名高。”

五、《苏全绍墓志》

1.“肇班军累憣勤能”

此句文义难通。检拓片,“军”后脱“人”字。“肇班军人”语义畅通。然“累憣勤能”仍不可解。“勤能”指勤勉而有才能。《晋书·武帝纪》:“其条勤能有称尤异者,岁以为常。吾将议其功劳。”《唐代墓志汇编续集》上元015□□□朝散大守昭陵令护军姬府君墓志铭》:“久经驱策,备展勤能。”“班”在这里用为动词,表示排列。“憣”是心动义,用在这里显然不合适。细审拓片,“累”下字作,实为“播”字。“播”是传布义,用于此正恰。“累播勤能”与“肇班军人”是称赞墓主生前刚刚参军就因勤勉而有声誉。

2.“□以干任”

 “干”下字作,为“仁”字。“干”指有才干,“仁”是说有仁义之心。“干仁”为并列结构的短语,作“以”的宾语。

3.“同寮惨惜,交情酸”

按:“交”前一字字形作,实是“交”的草写。“交交”,语出《诗经·黄鸟》:“交交黄鸟,止于棘。”本指黄鸟的叫声,这里借代指鸟类。文中前言“同寮惨惜”,后叙“交交情酸”。以鸟的凄凉叫声衬托送葬者的哀伤,借景以抒情。

4.“前洋河,后临峰刃”

  “前”后一字释文有误。拓片字作,字形较清晰,为“压”的俗字。《敦煌俗字典》所收字例中“压”有[39],与此字形相同。“压”有逼近义。《左传·襄公二十六年》:“鄢陵之役,楚晨压晋军而陈,晋将遁矣。”《新唐书·藩镇传·吴少诚》:“乃诏乌重胤兼汝州刺史,引军压其境。”“前压洋河与“后临峰刃”相对而成文。

5.“第全泰手足将折”

 “全”前“第”字误。查拓本,字作,为“弟”字。依文意,“全泰”是墓主“苏全绍”之弟。

6.“晨昏送别兮,号叨□极”

 “极”上阙字可识,字作,是“罔”的俗字。法藏敦煌p2173《御注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宣演卷上》中“恭申罔极,俯效忠勤者也”,“罔”作[40]。《魏魏灵藏造象》中有[41]。“罔极”语出《诗·小雅·蓼莪》:“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后因以“罔极”指父母的无尽恩德。曹植《求通亲亲表》:“终怀〈蓼莪〉罔极之哀。”[42]《唐代墓志汇编》显庆037《□故隋门下坊录事南阳张君墓志铭》:“攀号罔极,创钜切衷。”文中“晨昏送别兮”说的正是儿女送葬,“号叨罔极”则表现儿女哀伤的情态,上下文正切合。

7.“□形而喘绝”

“形”前字可辨,字作,字形磨泐甚重,但可辨字右上“臼”,左部构件为。此为“毁”字。俗字中构件“殳”常写作。如隋智永《真草千字文》“殿”作[44]。颜真卿《颜氏家庙碑》“没”作[45]。“毁形”是指由于亲人亡故过于哀痛而身体极度瘦弱,犹“毁瘠”。《唐代墓志汇编》贞元105唐故河南府密县丞河东薛府君墓志铭》:“泣血哀迷,毁形孺慕。”

8.“生处世兮途回”

文句不通。查拓片,“回”上字作,为“今”字。这里“回”是死亡的委婉说法。“生处世兮今回”是说由于父母生养而存在于人世,如今又回到原处,这是受佛教轮回转世说的影响。

9.“松韵悲风兮

 “兮”下二字皆误。兮下第二字作,为“绕”字草写。《敦煌俗字典》中“绕”的例字有[47]。开元《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幢》“绕”作[48]。皆与此字构形相同。“绕”上字,磨泐严重,左部构件为“纟”,右部似为“厘”,当是“缠”字。“松韵”指松风,“松韵缠绕”是描写悲凉凄怆的松风不绝于耳,借以表达送葬者的哀思。

六、《张宗庆墓志》

1.“抠阐委重,密地宠深”

 “委”前二字误。检拓片,“委”前一字作,为“闱”字。“闱”前一字作,为“枢”字,俗字中,“木”与“扌”常混同。“枢”指重要机构。唐太宗《赐刘洎自尽诏》:“巨猾当枢,怀奸必大。”[49]“闱”泛指宫门。班固《西都赋》:“列锺虡于中庭,立金人于端闱。”[50]晋傅咸《赠何劭王济》诗:“日月光太清,列宿曜紫微。赫赫大晋朝,明明辟皇闱。”[51]“枢闱”连用,指宫中重地,与下“密地”相应,表示墓主生前出入重地,受到皇帝器重。

2.“名高塞上,声□军中  

 “声”下阙字可识,字作,是“逈”,即“迥”字异体。“迥”义同“高”。 南朝鲍照《学刘公干体》诗之二:“树迥雾萦集,山寒野风急。”[52]“名高塞上”与“声迥军中为对文结构,“迥”与“高”相对。

3.“实谓衣锦荣乡,乘肥显里,用侪企躅,兵侣慕蹝”

   “侪”上一字原释文作“用,误。检拓本,字作,实为“朋”字。此字形看似与“用”同,其实仍有区别,“朋”字字形下部左倾。法藏敦煌p3873《韩朋赋》:“韩朋自死”,“朋”作[53]。“侪”指同辈、同类。如《左传·僖公二十三年》:“晋郑同侪,其过子弟固将礼焉,况王之所启乎!”杜预注:“侪,等也。”“朋侪”同义连文,指同辈好友。

“慕蹝”不通。字误,检拓片,“慕”下字作,为“踪”。“踪”有仿效义。晋孙绰《与庾冰》诗之十三:“劢矣庾生,勉踪前贤。”[54]《新唐书·桓彦范传》:“贞观时,以魏征、虞世南、颜师古为监,以孔颖达为祭酒,如普思等方伎猥下,安足继踪前烈。”“慕”也有仿效义。《三国志·董和传》:“苟能慕元直之十一,幼宰之殷勤,有忠于国,则亮可以少过矣。”“慕踪”同义连用,指追随仿效。

4.“闺仪不忒,四德□佳”

“佳”上字可识,字作,为“同”,字形右部为石花。当据补。

5.“侍灵机之将毕,遭奻居而(阙)”

 “居”上字误。字作,是“嫠”。“嫠”指寡妇。《左传·襄公二十五年》:“嫠也何害,先夫当之矣。” 杜预注:“寡妇曰嫠。”韩愈《祭李氏二十九娘子文》:“我哀汝母,孰慰穷嫠?我怜汝儿,谁与抱持?”[55]“嫠居”指失夫寡居。如晋宗敞《理王尚疏》:“裴氏年垂知命,首发二毛,嫠居本家。”[56]《周书·杨荐传》:“时冯翊长公主嫠居,孝武意欲归诸文帝。”

6.“力不支胜,号叨清天”

  “号下字误读。查拓本,“号”下字作  ,是“叫”字。“号叫一词,多用以表人极度悲伤。如《晋书·刘元海载记》:“七岁遭母忧,擗踊号叫,哀感旁邻。”《梁书·孝行传·宛陵女子》:“母为猛虎所搏,女号叫挐虎,虎毛尽落。”杜甫《暇日小园散病将种秋菜督勒耕牛兼书触目》诗:“一步再流血,尚经矰缴勤,三步六号叫,志屈悲哀频。”[57]“号叫用于此,与上下文内容切合。

7.“内幕幕之云,攒惨萃(阙)”

  “内幕幕之云”文意不通。检拓本,“之”前为重文符号。重文符号前字作,为“羃”字。“羃”形旁为“网”,写作“罒”,也可作“冈”。如《敦煌俗字典》中“置”有作[58]者。“羃”由于上下构件书写的松散,故致误读。由于首字误释,重文亦误。“羃羃”指笼罩覆盖貌。白居易《古意》诗:“玉琴声悄悄,鸾镜尘羃羃。”[59]柳宗元《晋问》:“回眸一瞬,积雪千里。皛皛羃羃。”[60]

8.“骤马挥凶,□□敌”

“凶”下一字释读有误,字形作,为“飞”字草书。“飞”下一字作,依字形,当为“枪”字。“敌”上字作,为“破”字。整句可补为“飞枪破敌”,正与“骤马挥凶”相对成文。

9.“赏贤烁祇”

“烁”下字不为“祇“。字形作,是“秩”的俗写字。《碑别字新编》“秩”下收录魏《王悦墓志》中的“秩”,作[61],与上字形结构同。“烁秩”即指显赫的官位。

10.“三光迁移,二毛催耄,名空存”

  “名”下字误读。查拓片,“名”下字作,石花较多,但字形结构清晰,是“望”字。《敦煌俗字典》“望”的例字[62]与此同,可参考。再推敲文意,“三光迁移,二毛催耄”是说年华易逝,“名望空存”与上文语义相承。

 

在唐代,墓志的使用较普遍,文中有较多的手书俗讹字,给碑铭的释读带来一些困难。再加上年代久远,磨泐严重,石花满布,文字更是难以卒读。因此,释读除需要掌握汉字使用中的一些规律和通例外,更要理解文义。毕竟,文字是记录语言的,这样做出的释文才能文从字顺。

 

 

 



[1]  秦公辑《碑别字新编》,文物出版社,1985年,《唐黄叶和尚碑》,132页。

[2]  [1],《魏太中大夫元玕墓志铭》、《魏元湛妻薛慧命墓志》、《齐姜纂墓志铭》,112页。

[3]  (唐)司马贞《史记索引》,《史记》,1959年,第1册,第1卷,9页。

[4]  黄征撰《敦煌俗字典》,上海教育出版社,2005年,50页。

[5]  [1],《魏张猛龙碑》、《左冯翊太守□□六世孙合宗造四面象记》,6263页。

[8]  [1],《隋□顺墓志》,11页。

[9]  [4]130页。

[11]  (南朝宋)鲍照撰,叶菊生校订《鲍参军诗注》,人民文学出版社,1957年,104页。

[15] 《隋唐墓志汇编》第4册,天津古籍出版社,1991年,21页。

[16]  [15]123页。

[17]  (唐)欧阳询撰,汪绍楹校《艺文类聚》,上海古籍出版社,1965年,364页。

[18]  [4]187页。

[19]  [4]384页。

[20]  [4],129页。

[21] 《昭明文选》,中州古籍出版社,1990年,70页。

[23] 《英藏敦煌文献》,四川人民出版社,1990-1995年,第1卷,70页。

[24]  [23],第1卷,26页。

[25]  北京图书馆金石组编《北京图书馆藏中国历代石刻拓本汇编》,中州古籍出版社,1989年,第7册,69页。

[26] 《齐太尉中郎元府君墓志》,《书法》,2003年第1期。

[27]  吴澄渊主编《新编中国书法大字典》,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2001年,910页。

[28]  [27]910页。

[29] 《法藏敦煌文献》,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2005年,第7 卷,318页。

[30]  [27]612页。

[31]  [27]613页。

[32]  [25],30册,6页。

[33]  [21], 235页。

[34]  (梁)萧统编,(唐)李善等注《六臣注文选》,四部丛刊初编,上海书店,卷18

[35]  (唐)柳宗元撰,易鼎新点校《柳宗元集》,中国书店,2000年,38页。

[39]  [4]471页。

[40]  [29],第8 卷,1页。

[41]  [1]58页。

[42]  (魏)曹植撰,赵幼文校注《曹植集校注》,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年,437页。

[44]  [27]789页。

[45]  [27]879页。

[47]  [4]337页。

[48]  [25],第24册,161页。

[49] 《唐大诏令集》,卷126678.

[50]  [21]5页。

[51]  [21]341页。

[52] (南朝宋)鲍照撰,钱仲联集说校《鲍参军集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359页。

[53]  [29],第29卷,43页。

[54]  逯钦立辑校《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中华书局,1983年,卷13899页。

[55]  (唐)韩愈撰,钱仲联、马茂元点校《韩愈全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239页。

[56]  (清)严可均辑《全晋文》卷154,《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2355页,中华书局,1958年。

[57]  (唐)杜甫撰,高仁点校《杜甫全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年,84页。

[58]  [4]558页。

[59]  (唐)白居易撰,朱金城笺校《白居易笺校》,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2018页。

[60]  [35],233页。

[61]  [1],,233页。

[62]  [4]420页。

 



 

本文收稿日期为2011年9月4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11年9月7日。



点击下载word版:0931尚磊明:新出唐志录文拾遗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總訪問量:396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