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鵬宇:補說漢代鏡銘中的“弓己”一詞及相關問題
在 2013/9/12 11:19:06 发布

 

補說漢代鏡銘中的“弓己”一詞及相關問題

(首發)

 

鵬宇

 

在漢代諸鏡中,有一類以含有“湅石華”鏡銘的銅鏡。其鏡銘格式常有如下種類(圖1-13)[1]

1.內而光,眀(明)而清,湅(煉)石華,下之菁,見己,知人請(情),心志得,樂長生。
                                    
《收藏家》20059)第12頁圖1[2]

2.內而光,眀(明)而青(清),湅(煉)石,下之菁,見△己,知人請(情),心意得,樂長生。
                                          
上海泓盛2011春拍:2020

3.內而光,眀(明)而清,湅(煉)石華,下之菁,見己,知人請(情),心志得,畢長生
                                       
《巖窟藏鏡》第二集中第96[3]

4.內而光,眀(明)而青(清),柬(煉)石,下之菁,見△己,圭(窺)人青(情)[4],而長生,心中兮
                                            
《古鏡今照》圖版一一一

5.內而光兮,眀(明)而清,湅(煉)石華兮,下之菁,見△己兮,知人刑(形),心志得兮,畢長生。
                                              
《越地范金》第132

6.【外】內而光,眀(明)而清,湅(煉)石華,下之清(菁),見己,知人刑(形),心志得,畢長生。【內】長宜子孫。
                                                東方博物2006夏拍:0318

7.【外】內而光,眀(明)而青(清),柬(煉)石,下之青(菁),見己,而人菁(情),長生。【內】宜子孫。
                                           
中國嘉德2010春拍:7173

8.【外】內而眀(明),湅(煉)石,下之菁,見△己,知人清(情),心志得,樂長生。【內】宜子孫。

                                        《古鏡今照》圖版一〇〇

9.【外】內而眀(明)而光,湅(煉)石,下之清(),見△己,知人菁(情),心志得,樂長生。趙。【內】宜子孫。

                           《浙江出土銅鏡(修訂本)》圖版一八[5]

10.湅(煉)石崋(華),下之菁,見△己,知人清(情),心志得,樂長生兮。

                                   《陳介祺藏鏡》圖版一四七[6]

11.湅(煉)石,下之清(菁),見△己,知人請(情),心志得兮,樂長生。
                                            
中拍國際2010慶典:8041

12.【外】湅(煉)石,下之清(),見△己,知人菁(情),心志得兮,樂長生。【內】宜子孫。
                                    
《長安漢鏡》第142頁圖四十一:3

13.【外】湅(煉)石華,下之清(菁),見己,知人菁(情),心志得,樂長生。【內】宜子孫。
                                            
中國嘉德2010秋拍:6893

去除通假的因素,1-5可作為“湅石華”鏡銘類型中的標準鏡銘,6-13則存在不同程度的增字、漏字現象,是對標準鏡銘稍加改造的結果。

這一類的鏡子表達的意思大致相同,對此李零先生曾有考釋及譯文[7]。李零先生認為“內”之鏡面,“內而光,明而清”形容銅鏡明亮凈,“湅石,下之”,指用取自地下的礦石鑄銅鏡,“心志得,畢長生”指心想事成,得遂其願,長生久視,與天無極。對於這些意見,我們覺得都較為正確合理,符合漢代鏡銘的表達習慣。

不過,李零先生△釋作“乃”,將“見△己,知人情”解釋為“鏡中照見的乃是自己,但推己及人,想到的卻是他人之情。”我們認為似不夠準確。其中△字(參表一),我們認為應釋為“弓”字,讀為“躬”,“弓己”即“躬己”。

《越地范金》132

《長安漢鏡》第142頁圖四十一:3

《考古》19753)第179頁圖二,1

《古鏡今照》圖版一一〇

《古鏡今照》圖版一一一

上海泓盛2011春拍:2020

中國嘉德2010春拍:7173

中國嘉德2009秋拍:5696

 

“弓”讀為“躬”,典籍有徵。《論語·子路》“吾黨有直躬者。”《經典釋文》:“躬,鄭本作弓。”《隸釋》十八《陳寔壇碑》:“君諱寔,字仲躬。”洪适釋:“諸書皆字陳君曰仲弓。獨此碑不同,殆是備用。”[8]

躬有身體之意,《史記·司馬相如列傳》:“心煩於慮而身親其勞,躬胝無胈,膚不生毛。”司馬貞索隱引張揖曰:“躬,體也。”躬常指自身、自己。《詩·邶風·穀風》:“我躬不閲,遑恤我後。”朱熹集傳:“而又自思我身且不見容。”《禮記·樂記》:“好惡無節於內,知誘於外,不能反躬,天理滅矣。”鄭玄注:“躬,猶己也。”

“躬己”見諸典籍,《漢語大詞典》釋其義為親身,引冯翊《桂苑丛谈·赏心亭》為書證,惜較晚。典籍中又習見“躬身[9]、“躬自[10],鏡銘中“躬己”大約也是這一類的意思。而且“見躬己”與“知人情”都是動賓結構,從對仗的角度考慮,似乎也遠勝於“見乃己”。

更為直接的證據是,最近我們新見到的一面“湅石華”漢鏡,異文徑作“躬己”,可佐“弓己”之說。該鏡近日在上海泓盛2013江南桂月拍賣會“百湅石華——銅鏡專場”上拍(5134號)(圖14),鏡銘作:

內而光,眀(明)而清,湅(煉)石華,下之菁,見躬己,知人請(情),心意得,樂長生。

又“躬己”,亦或作“身”,如《西安文物精華·銅鏡》圖版三五(圖15)鏡銘:

鏡之舊生(性)兮質剛堅,處于名山兮俟工人,湅(煉)取菁華兮光燿遵(焞),升高宜兮進近親,昭(照)兆朕兮見躬身,福憙(喜)進兮日以前,食玉英兮飲澧(醴)泉,倡樂陳兮見神鮮(仙),葆(保)長命兮壽萬年,周復始兮傳子孫。[11]

“兆朕”,原整理者隸作“兆煥”,殊誤。細審拓片,“昭”字後兩字分別作,當為“兆朕”二字。“兆朕”,指形體。《淮南子·俶真訓》:“天氣始下,地氣始上……繽紛蘢蓯,欲與物接,而未成兆朕。”高誘注:“兆朕,形怪也。”[12]于省吾《雙劍誃諸子新證·淮南子卷一》:“‘怪’係‘性’之譌,性猶體也。見《讀書雜志·俶真篇》‘知不能平’條,形性猶形體,乃古人成語。”[13]葛洪《抱樸子·道意》:“猪疾走,不能跡其兆朕乎宇宙之外。”[14]

 

“湅石華”鏡,最早著錄于《西清續鑒·乙編》卷十九第39頁,原題名“漢長生鑒”(圖16、圖17)。“弓己”二字,原闕釋。

後劉體智《小校經閣金石文字》亦收錄有此類鏡(卷十五第93頁a下),更名為“漢湅石峯鏡”,雖將“石華”誤釋作“石峯”,但卻將“弓己”二字正確釋出,然劉氏於“弓己”之意無所闡說,故而後來信服者甚少。

梁上椿《巖窟藏鏡》收有一面“光明八乳仙人禽獸帶鏡”(第二集中第96圖),其中“弓己”二字誤釋作“以之”,當系梁氏臆造。

王士倫先生《浙江出土銅鏡》序言《歷代鏡銘選錄》将“知人清(情)”前一句引作“見上下”[15],雖新添一說,然亦不可信[16]

新修訂版《浙江出土銅鏡》收有一件“东汉七乳禽兽带镜”,其中“知人菁(情)”前一句作“見乃己”[17]

以上諸說中以“見乃己”流布最廣,近年來新出版的銅鏡著錄、書籍多用此說,如《越地范金》等等。尤其自李零先生《讀梁鑒藏“內而光”鏡》一文後,此說漸成定論。

考諸秦漢時期,“乃”字常作如下諸形[18]

 

秦詔權

行樂錢

漢印徵

 

相馬經

 

 

 

漢印徵

睡虎地秦簡

定縣竹簡

武威醫簡

史晨碑

熹平石經

漢印徵

 

“弓”字常作如下諸形[19]

《說文》小篆

武威漢簡

武威醫簡

禮器碑陰

漢印徵

漢印徵

 

 

    其中式的“乃”字與“弓”字寫法相似,這大概是不少人將鏡銘中“弓己”誤釋作“乃己”,長久流行而不被人懷疑的主要原因。

需要補充地是,清宮舊藏的那件“湅石華”鏡,現藏於臺北故宮博物院。除著錄于《西清續鑒·乙編》外,其彩色照片近年來又見於《故宮銅鏡特展圖錄》[20](圖18)。該鏡徑17.6公分,邊厚0.5公分。新出版的《圖錄》已識出“弓”字,但又將銘文割裂誤讀作“湅石峯下之菁見,弓己知人清心志,□□長生,內而光,明而清。”顯然未完全理解鏡銘的含義。

近日,陳學斌先生又贈我一拓,其中“弓己”寫作“己弓”,亦屬少見。其銘曰:

【外】誰(唯)內而光兮,精(而眀(明),湅(煉)石華兮,下之(菁),昭(照)己弓(躬)兮,知人刑(形),心志得兮,樂長生,受大<>保兮,永安寧。

【內】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因其文辭精美,銘文罕見,故附圖于文末(圖1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1] 此類鏡較多,由於篇幅所限,本文僅舉出一些具有典型特徵者。

[2] 本釋文採用寬式隸定,如“眀”直接釋作“明”,“崋”直接釋作“華”。

[3] 《巖窟藏鏡》“內”字前有起迄符號,故而我們知道這一類的鏡銘應該從“內”字起讀。相同銘文鏡又見于《考古》1975年第3期第179頁圖二,1,《西清續鑒·乙編》卷十九第39頁a,中國嘉德2010秋拍也拍過一面相同銘文的銅鏡,拍品號6794。

[4] 承蔡偉先生告知“圭”可讀作“窺”。“窺”古音在溪母支部,聲在一系,韻又相同,於音可通。此外,“圭”也可能讀爲“知”,“圭”古音在見母支部,“知”,古音在端母支部,文獻中見系、端系相通之例極多。《淮南子·主術》“若欲規之,乃是離之”,《莊子·在宥》作“若彼〈欲〉知之,乃是離之”。

[5] 趙,鏡師姓氏。“內”字前亦有起迄符號。

[6] 是鏡又著錄於《小校經閣金石文字》卷十五第93頁a下

[7]李零《讀梁鑒藏“內而光”鏡》,中國文物報,2012年3月16日第6版

[8] 高亨《古字通假會典》第31頁,齊魯書社,1997

[9] 《國語·越語下》:“王若行之,將妨於國家,靡王躬身。”

[10] 《詩·衛風·氓》:“靜言思之,躬自悼矣。”

[11] 此鏡又著錄于《長安漢鏡》第143頁圖四十二,《文物》1979年第1期刊圖版拾壹,1,原書及期刊中鏡銘釋文中

[12] 劉文典撰,馮逸,喬華點校《淮南鴻烈集解》,《新編諸子集成》,中華書局,1989年5月第1版,第44頁

[13] 于省吾《雙劍誃諸子新證·淮南子卷一》,《于省吾著作集》,中華書局,2009年4月第1版,第805頁

[14] 王明《抱樸子內篇校釋》,《新編諸子集成》(增訂本),中華書局,1985年3月第2版,第170頁

[15] 王士倫《浙江出土銅鏡》,文物出版社,1987,第42頁

[16] “弓己”與“上下”字形相差較大,王氏此條引文中值得懷疑處不少,如“早發生”,疑為“畢()長()生”的誤釋。

[17] 王士倫编著 王牧修订《浙江出土銅鏡(修訂本)》,文物出版社,2006,第228頁

[18] 《秦汉魏晉篆隸字形表》第310頁引諸字形例

[19] 《秦汉魏晉篆隸字形表》第910-911頁引諸字形例

[20] 國立故宮博物院編輯委員會編著《故宮銅鏡特展圖錄》,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1986,第90-91頁圖版貳柒。

主要参考文献

[1].梁上椿編.巖窟藏鏡[M].大業印刷局1940年印行

[2].王育龍,程蕊萍.西安地區近年新出土的漢鏡[J].收藏家,2005(9)

[3].浙江省博物館編.古鏡今照——中國銅鏡研究會成員藏鏡精粹(上)[M].北京:文物出版社,2012.3

[4].浙江省博物館編.浙江省博物館典藏大系——越地范金[M].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09.11

[5].(清)王傑等編纂.西清續鑒·乙編[M].北平古物陳列所民國二十年(1933)影清寳蘊樓抄本

[6].于省吾.雙劍誃諸子新證[M],北京:中華書局,2009.4

[7].王明.抱樸子內篇校釋[M].新編諸子集成(增訂本),北京:中華書局,1985.3

[8].辛冠潔編.陳介祺藏鏡[M].北京:文物出版社2001.6

[9].王士倫編,王牧修订.浙江出土銅鏡(修訂本)[M].北京:文物出版社,2006.1

[10].王士倫編.浙江出土銅鏡[M].北京:文物出版社,1987.12

[11].程林泉,韓國河著.長安漢鏡[M].西安:陝西人民出版社,2002.6

[12].劉體智編.小校經閣金石拓本[M].民國二十四年(1932)小校經閣印本

[13].李零.讀梁鑒藏“內而光”鏡[N].中國文物報,2012,3(16):6

[14].孫福喜主編.西安文物精華.銅鏡[M].西安:世界圖書出版西安公司,2008.11

[15].高亨.古字通假會典[M].济南:齊魯書社,1997

[16].國立故宮博物院編輯委員會.故宮銅鏡特展圖錄[M].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1986.

[17].汉语大字典字形组编.秦汉魏晉篆隸字形表[z].成都:四川辞书出版社,1985.8

 

 

 



本文收稿日期為2013年9月12日。

本文發佈日期為2013年9月12日。



点击下载附件:1235鵬宇:補說漢代鏡銘中的“弓己”一詞及相關問題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總訪問量:396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