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劉釗:秦“敬老思少”成語璽考釋
在 2007/12/9 23:55:39 发布

秦“敬老思少”成語璽考釋

 

(首發)

 

劉釗

 

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

 

王人聰先生編著的《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藏印續集二》[①]編號77收錄了如下一方戰國成語璽:

 

 

 

該璽為銅質,鼻鈕,長寬21×16釐米,通高15釐米。璽的印面形式為半通印,從印面形式和印文字體看,該印無疑是一方秦印。印文共四字,王人聰先生所作釋文為“褱少敬老”,但沒有具體考釋。王輝先生《秦印考釋三則》[②]一文中的“成語印‘鬼(懷)少敬老’”一則對此璽有考釋,因篇幅不長,故全文轉引如下:

 

《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藏印續集二》77為秦成語印“鬼少敬老”。首字王人聰先生釋為“褱”。今按此字作“”,與睡虎地秦簡《日書》甲“□而懷之”懷字聲旁作“”、《編年記》昭王“三十九年,攻懷”褱字作“”不類,而與秦昭王二十五年上郡守厝(錯)戈“鬼薪”鬼作“”近,故字當隸作鬼,讀為懷。古文字、古文獻鬼、懷通用例甚多。伯簋銘:“隹用妥(綏)神褱。”于省吾先生《雙劍誃吉金雜識·釋神褱》讀“神褱”為“神鬼”。睡虎地秦簡《為吏之道》:“以此為人君則鬼,為人臣則忠,……君鬼臣忠,父茲(慈)子孝,政之本也。”影本注:“鬼,讀為懷。”《漢書·外戚傳》:“褱誠秉忠。”顏師古注:“褱,古懷字。”

“懷少敬老”是儒家的道德觀念。《論語·公治(冶之誤字——引者注)長》子路問孔子之志,孔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何晏《集解》:“孔曰:‘懷,歸也。’”邢昺疏:“‘懷,歸也。’言己願老者安,己事之以孝敬也;朋友信,己待之以不欺也;少者歸,己施之以恩惠也。”《說文》:“懷,念思也。”也就是今天所說的和柔、關愛、關懷。秦人受儒家思想影響甚深,故有此成語印。

 

按璽文右上一字王輝先生文中摹寫有誤,實際作如下之形:

 

 

王輝先生指出王人聰先生釋文釋“”為“褱”不妥,這是正確的,但是他將此字釋為“鬼”,同樣也不正確。秦文字“鬼”字作如下之形:

 

*  睡虎地秦簡《法律答問》110   

  睡虎地秦簡《為吏之道》38

  睡虎地秦簡《日書》乙種90   

   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30

   睡虎地秦簡《日書》乙種176

 

從鬼的“隗”字作如下之形:

 

       《秦印文字彙編》272

 

從“鬼”的“醜”字作如下之形:

 

    《秦印文字彙編》182

    

從“鬼”的“巍”字作如下之形:

           

  《秦印文字彙編》182

 

從“鬼”的“褢”字作如下之形:

 

    《秦印文字彙編》163

 

從鬼的“槐”字作如下之形:

 

 《戰國文字編》358

 

“鬼”字下部本從“人”作,比較可知,上引秦文字中的“鬼”字及從“鬼”之字所從之“鬼”,都與“”字下部寫法差別甚大,無法等同,所以釋“”為“鬼”不可信。

其實“”字並不難識,它就是“思”字。在秦文字中,“心”字和“心”旁經常可以寫得比較草率,作“”或“”形,即看去像一個反向的“又”字,又在中間一筆的上部或下部加上一筆。如秦文字中“心”字作:

 

 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36

 

從“心”旁的“志”、“意”、“應”、“慧”、“懷”、“懼”、“悍”、“怪”、“恢”、“惑”、“忌”、“惡”、“悲”、“恐”、“聴”、“恒”、“快”、“憂”、“恿”、“”“懬”等字分別寫作:

  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3      

  睡虎地秦簡《封診式》82

  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34   

  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82

《秦印文字彙編》210        

  睡虎地秦簡《封診式》84       

  睡虎地秦簡《為吏之道》7       

  睡虎地秦簡《法律答問》79      

  睡虎地秦簡《日書》乙種100    

  睡虎地秦簡《法律答問》69     

 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82   

 《戰國文字編》703

  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32    

   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18   

   睡虎地秦簡《日書》乙種196     

   睡虎地秦簡《日書》乙種113

  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13    

   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67

  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29      

   睡虎地秦簡《封診式》1

  睡虎地秦簡《秦律雜抄》4       

   睡虎地秦簡《法律答問》52

*   睡虎地秦簡《為吏之道》12      

    睡虎地秦簡《日書》乙種134

  睡虎地秦簡《日書》乙種134     

《戰國文字編》703

 《秦印文字彙編》210        

   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81    

   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79  

  睡虎地秦簡《日書》乙種2

 《秦印文字彙編》211      

 

這種“心”字的寫法帶有典型的秦文字的作風,是秦文字的特徵字。後來漢代文字的“心”字和“心”旁也延續了這種寫法,如馬王堆帛書中“心”字及從心的“志”、“慮”、“願”、“意”、“患”、“恐”等字分別寫作:

   馬王堆帛書《五行》174        

   馬王堆帛書《戰國縱橫家書》280          

    馬王堆帛書《戰國縱橫家書》139  

   馬王堆帛書《戰國縱橫家書》128

    馬王堆帛書《周易》31            

  馬王堆帛書《春秋事語》89     

    馬王堆帛書《春秋事語》16

 

銀雀山漢簡中的“心”字及從心的“息”、“志”、“意”、“忠”、“忘”、“忌”、“患”等字分別寫作:

 

  《銀雀山漢墓竹簡》703         

  《銀雀山漢墓竹簡》946

  《銀雀山漢墓竹簡》393         

 《銀雀山漢墓竹簡》669

  《銀雀山漢墓竹簡》373         

  《銀雀山漢墓竹簡》273

  《銀雀山漢墓竹簡》280         

  《銀雀山漢墓竹簡》24

 

這些寫作“”或“”形的“心”字,就是來源於標準的“心”字作“”形的寫法。將“”形寫得草率些,就變成了“”或“”形。其筆順是先寫中間一筆,再寫左邊一筆,然後再寫右邊兩筆;或是先寫左邊一筆,再寫中間一筆,最後寫右邊二筆。這樣的寫法就演變成了作“”、“”形的“心”字的隸楷形態。

比較分析了以上形體,再回過頭來看璽文中的“”字,很顯然,字應該釋為“思”是確切無疑的。秦文字中“思”字作:

 

  睡虎地秦簡《日書》甲種63     

 

從“思”的“諰”字作:

 

  睡虎地秦簡《為吏之道》8

 

“思”和“諰”所從之“思”皆與“”形很接近,可以比照。

因此,上揭璽文四字應該釋為“敬老思少”。

璽文的讀序可以兩讀,既可讀為“敬老思少”,也可讀為“思少敬老”,絲毫不影響文意。為與典籍參照,本文按“敬老思少”的讀序。

璽文中的“敬老”和“少”字好理解,“思”字是何意呢?

很容易先想到的,“思”就是“念”的意思,“思少”就是“惦念”、“掛念”少兒。但是問題似乎還沒有這麼簡單,尤其由同典籍的比較看,“思”字應該有“愛”的意思。

按“思”字在上古漢語中有“憐愛”的意思,這一點以往常常被忽略。如大型工具書《漢語大詞典》“思”字下列有13個義項,就是沒有“憐愛”的義項。《漢語大字典》“思”字下第三個義項為“相憐哀;悲傷”,解釋說:

 

《方言》卷十:“沅、澧之原凡言相憐哀謂之嘳,或謂之無寫,江濱謂之思。”《樂府詩集·相和歌辭·長歌行》:“無望使心思,逰子戀所生。”《文選·張華〈勵志詩〉》:“起士思秋,寔感物化。”李善注:“思,悲也。”

 

這個解釋似乎是將“憐哀”理解為與“悲傷”相同,這是不全面的。其實這裏的“憐哀”就是“憐愛”。《方言》卷一:“鬰悠、懷、惄、惟、慮、願、念、靖、慎、思也。”“思”與“懷”同訓,而“懷”有“安撫”、“關愛”意,《國語·周語中》:“百官以物至,賓入如歸,是故小大莫不懷愛。” 此“懷愛”猶如“關愛”。又《廣雅·釋詁》:“鬰悠、慎、靖、、憛、憮、恁、侖、思也。”“思”與“憮”、“憛”同訓。“憛”有“愛好”之意,《淮南子·修務》:“則雖王公大人有嚴志頡頏之行者,無不憛悇癢心而悅其色矣。” 高誘注:“憛悇,貪欲也。”“貪欲”即“愛好”。“憮”本意為“愛”,《說文》:“憮,愛也。”而“憮”又與其他有“愛”意之詞同訓,《方言》卷一:“憮、、憐、牟,愛也。”又“、憮、矜、悼、憐、哀也。”“哀”、“ 愛”音義皆近,《呂氏春秋·報更篇》:“人主胡可以不務哀士。”高注:“哀,愛也。”《禮記·樂記》“肆直而慈愛者。”鄭注:“愛或為哀。”[③] 按相愛必相思,故“相思”即“相愛”,“思慕”也即“愛慕”。《釋名·釋言語》:“哀,愛也,愛乃思念之也。”正是說明“思”與“愛”的關係。“思”、“念”古可互訓,而“念”也有“愛”的意思,《書·多士》:“惟時天罔念聞,厥惟廢元命,降致罰。” 孔穎達疏:“惟是 桀有惡辭,故天無復愛念,無復聽聞。”“思”有“愛”的意思,還可以從“思”與“哀”的關係中看出來。在上古漢語中,“思”與“哀”有時對文或組成同意複詞,如《楚辭·離騷》“長太息而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中“哀民生之多艱”一語,在上博楚簡《用曰》中作:“思民之初生,多險(艱)以難成。”這裏的“思”、“哀”對文,其義相同,正是用為“哀憐”的意思。[④]“思”與“哀”又都有“悲”義,[⑤]如睡虎地秦簡《日書·詰》篇中有“人有思哀也弗忘”句,“思”與“哀”組成同義複詞,“思”亦“哀”也,“思哀”猶言“悲哀”。或將此句中的“思哀”翻譯成“想悲傷哀痛的事情”,則是犯了誤拆同意複合詞的錯誤。[⑥]既然“哀”與“思”常常對文或組成同意複合詞,則“哀”有“愛”義,“思”自然也該有“愛”義。

知道“思”有“愛”的意思,則璽文“敬老思少”的意思就非常清楚了,“敬老思少”就是“敬老愛少”。“敬老愛少”的意思在早期典籍中作“敬老慈幼”,《孟子·告子下》:“三命曰:‘敬老慈幼,無忘賓旅。’”典籍又作“敬老慈少”,《史記·周本記》:“西伯曰文王,後稷、公劉之業,則古公、公季之法,篤仁,敬老慈少。”“慈”正是“愛”的意思,《詩·大雅·皇矣》“克順克比” 毛傳:“慈和徧服曰順。” 孔穎達疏引服虔曰:“上愛下曰慈。”“敬老慈幼”後世又稱為“敬老懷幼”,今日則稱為“尊老愛幼”。

最後附帶需要指出的一點是,蕭春源先生《珍秦齋藏印·秦印編》[⑦]205號收錄的一方格言印作如下之形:

 

 

釋文作“卑(?)言”。通過上文對“思”字的分析可以知道,該璽璽文中的第一字也應該釋為“思”,不過因為該“思”字所從的“心”旁反書,與秦印“慧”字作“”,所從“心”旁也反書一樣,最下部且有簡省,變得不易辨識。所以該璽璽文應釋為“思言”,應將其從私印類中移到成語印類中去。秦印中有“思言”和“敬事思言”璽,作如下之形:

 

                

 

其中的“思言”一詞與上釋“思言”璽的用法應該相同。《方言》卷一:“鬰悠、懷、惄、惟、慮、願、念、靖、慎、思也。”“思”與“慎”同訓,《左傳·昭公五年》有“敬始而思終”句,“思”與“敬”對文,此“思”即用為“慎”義,或将此“思”字理解为一般的“思考”义,是不妥的,“慎终”是古代成语,故“思終”即“慎終”,所以“思言”就是“慎言”。當然“慎重”與“愛惜”義亦相因相涵,所以“思言”之“思”訓為“愛”也通,即可以將“思言”理解為“愛惜言辭”之意。

 

注釋



[①] 王人聰編著《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藏印續集二》,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藏品專刊之六,1999年。

[②] 王輝《秦印考釋三則》,載王人聰、遊學華編《中國古璽印學國際研討會論文集》4957頁,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2000年。

[③] “哀”在中古漢語中仍然用為“愛”義,見竺家寧《論佛經哀字的詞義》,載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

中國訓詁學會編《第二屆國際暨第四屆全國訓詁學學術研討會論文》115130頁,1998年。

[④] 見拙文《讀〈上博六〉詞語劄記三則》,2007中國簡帛學國際論壇論文,200711月,臺北。

[⑤] “思”有“悲”義的論述見郭在貽《〈漢書〉劄記》和《古代漢語詞義劄記》(一)兩文,兩文皆收入《訓詁叢稿》一書(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頁3256、頁177191。又氏著《訓詁學》一書(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6年)頁1927也有類似論述。

[⑥] 吳小強撰《秦簡日書集釋》頁140,嶽麓書社2000年。

[⑦] 蕭春源《珍秦齋藏印—秦印編》,臨時澳門市政局、澳門文化暨康樂部,2000年。

 

点击下载附件:

0004秦“敬老思少”成語璽考釋.doc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