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术动态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施謝捷教授《虛無有齋摹輯漢印》出版
在 2014/3/16 0:26:46 发布

施謝捷教授《虛無有齋摹輯漢印》出版

 

鍾馨

 

施謝捷教授著《虛無有齋摹輯漢印》於20143月由藝文書院出版。本書線裝十二冊,開本23x425px,定價兩萬元人民幣。

 

 

凡例

一、近十多年新出現古璽印數量繁多,可以萬計,散見於諸多古玩商賈及私人藏家,且多未刊佈。“虛無有齋摹輯古璽印”系列係依據編者所見所得先秦秦漢魏晉南北朝官私璽印的印面照片,以摹寫方式輯錄之,與過去據璽印鈐本摹寫方式不同。

一、輯錄璽印中有極少量係官家所藏已發表資料,或僅有照片,或鈐本不佳,本編重新據印面照片摹寫收錄,且於總目錄中標註收藏單位。

一、《虛無有齋摹輯漢印》是“虛無有齋摹輯古璽印”系列中的一種,輯錄官私璽印4001件。另兩種爲《虛無有齋摹輯先秦古璽》、《虛無有齋摹輯秦印》,待刊。

一、“漢印”一詞,襲用傳統說法,其時代實涵蓋兩漢魏晉南北朝,並非僅限於兩漢。

一、全編分官印、私印、成語印三大類。其中兩面印一面爲姓名私印、一面爲成語或肖形的,歸在私印類。

一、首列官印,大致以類相從,不以時代爲序。道家用印及某氏家印附於官印之後。

一、私印次於官印之後,分爲上、下。私印“上”所錄爲單字姓氏私印,私印“下”所錄爲複姓私印、無名字姓氏印、無姓氏名字印及姓名成語、姓氏吉語等,大致以姓名的音序排列,個別姓氏字不釋者殿後。

一、私印中同姓氏私印,以單字名字印、雙字名字印、兩面穿帶印、多面印、子母套印爲序排列,個別“姓氏++字”或“姓氏++名”形式的列於相同姓氏諸印之末。

一、無姓氏名字印,以單字名字、雙字名字、臣+名爲序排列,名字前綴以“僕”、“妾”者殿後。

一、子母套印中佚失子印、或佚失母印及子印因鏽結未取出者皆歸在子母套印類,分別括注“子印佚失”、“母印佚失”及“子印文未詳”。

一、諸印下均附以對應釋文,釋文一般不作通讀說明,質地爲銅質之外的金、銀、玉、瑪瑙、水晶等則均予以註明。

一、傳聞同出之印,則於首冊目錄相關各印下註明同出情況。

吳振武先生

  這是一項了不起的工程!一個奇跡!—— 我的同行朋友,復旦大學施謝捷教授化了十多年功夫,“上窮碧落下黃泉”,利用電腦繪圖工具,以印面照片為對象,摹錄了近萬方新出戰國秦漢官私璽印,並將陸續推出“虛無有齋摹輯古璽印”系列印集。現在呈現在讀者面前的這部收有四千多方新見古印的《虛無有齋摹輯漢印》,便是其中之一。

  用摹寫而非鈐蓋的方法輯錄古印,自上世紀三十年代方介堪先生《古玉印匯》以後,幾成絕響。這種看似吃力不討好的方法,實有其獨特的好處,文雅堂主人楊廣泰先生曾總結得兩條:一是紙上去銹,使那些因銹蝕嚴重已不宜鈐蓋的古印得以再現原貌;同樣,此法也有效解決了那些因印面不平整而難以鈐蓋的古印的著錄問題。二是有益於文物保護和利用。那些非銅質古印,特別是少數木質古印,實不宜以油色沁之,而摹寫正可避免使用印泥;同時,對於那些受病銹侵蝕,一時還難以得到有效保護的古印而言,及時摹錄更具有搶救歷史信息的特殊意義。除這兩條外,我以為還可以再加上兩條:一是用摹寫法刊佈新見古印,等於為藏家保留了刊佈鈐本和照片的權利,這是相當講究的做法,特別是在多數人還很在乎發表權的今天。二是摹寫本清晰整潔,這無疑為將來編輯各種字書或製作字庫打下了極好的基礎。

  謝捷教授十多年前手摹出版的《吳越文字彙編》久已聞名於學界,然在摹寫經驗與技術上,印集似更進一籌,除字形準確傳神外,筆畫的圓渾或扁平亦都能精準體現,真可謂“神乎其技”。至於辨偽去重、排比分類、印文考訂等等,更是專家手眼,一流水平。據我所知,謝捷教授雖在高校任教,但他對一般人所熱衷的申請項目、評獎晉職之類多無興趣,而是“焚膏油以繼晷,恒兀兀以窮年”,長年醉心于他的古印世界。也正因為他掌握了數以萬計的新舊漢印資料,才有了那長達二十五萬字且含金量極高的《〈漢印文字徵〉及其補遺校讀記》。這種無功利性的“癡玩”,不僅僅是滿足愛好,同時也是一種境界。而有此境界的人,如借用偉人的話說,便是“一個高尚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益於人民的人”。

  “一個好漢三個幫”,大凡一項偉業的作成,離不開熱心朋友的幫忙。在此,我也願以一個讀者和作序人的身份,向不惜“散財”推動印學發展並精心印製這套印集的文雅堂主人表示一點特別的敬意和感謝。

 

吳振武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八日於長春

後記

  近十幾年新出現了大量的古代璽印,其中屬於先秦秦漢魏晉南北朝時期的官私璽印,數以萬計,多爲民間私家所庋藏。

  予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開始搜輯秦印及戰國古璽的工作,先後獲相關立項資助,主要致力於各種能見到的輯集古璽印譜錄的調查。進入新世紀,由於網絡的發達及民間收藏熱的升溫,時常能在相關藝術品收藏網站上看到新出現古璽印的照片,遂著意留心搜集相關資料,同時也結識了很多玩印、藏印的朋友並得到他們的大力幫助,在此對給予幫助的朋友們致以深深的謝意!

  根據新出現古璽印照片製作摹本的工作最早始於二〇〇二年,主要是爲所撰寫論文《古璽彙考》增添新出現戰國古璽資料,當時尚未涉及秦漢璽印。二〇〇五年,還是因爲撰寫《古璽彙考》的需要,在對當時已經發表的幾批戰國簡帛文獻進行重新隸定釋文的工作告一段落以後,遂對與秦漢璽印相關的資料進行系統梳理,並啓動根據新出現秦漢璽印照片製作摹本的工作,一直持續至今。此次刊印的《虛無有齋摹輯漢印》是計劃中虛無有齋摹輯古璽印系列的一種,是對所見新出現古璽印摹寫工作的階段性成果,所輯漢晉官私印多爲私家收藏,少量官家所藏而重新摹寫輯入者,往往是因爲未見鈐本或舊有鈐本不佳。另二種爲《虛無有齋摹輯先秦古璽》、《虛無有齋摹輯秦印》,也將陸續刊印。

  承蒙復旦大學裘錫圭先生、北京語言文化大學萬業馨先生、西安碑林博物館馬驥先生、上海博物館孫慰祖先生、安徽大學黃德寬先生、北京文雅堂楊廣泰先生、吉林大學吳振武先生、中國美術學院呂金注先生、河南鄭州美術館許雄志先生、北京懷柔區美術家協會吳硯君先生、河南美術出版社谷松章先生、西安終南印社石峰先生等從事古文字研究、璽印篆刻研究與創作的師友賜題書名,吳振武先生爲本書作序並提寶貴建議,謹於此一倂致以誠摯的感謝。

  最後要特別感謝文雅堂楊廣泰先生,如果沒有他的督促、支持,本編是不可能這麽快面世的。

 

施謝捷  二〇一四年二月二日於東京外國語大學亞非語言文化研究所

 

 

內頁

 

諸家題簽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總訪問量:394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