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張傳官:關於《蒼頡篇》第一章的復原
在 2019/12/19 16:21:15 发布


关于《苍颉篇》第一章的复原

 

张传官

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

 

提要  秦汉字书《苍颉篇》全本早已亡佚,出土简牍为其复原提供了新的契机。本文利用居延汉简、水泉子汉简、英国国家图书馆藏斯坦因所获未刊简牍等材料,通过辨析前人说法、释读疑难字和训解相关词义、文义,对《苍颉篇》第一章的文句进行复原,补缀“疾材过人”四字。通过本文的讨论,四言本《苍颉篇》的第一章得以全部复原,七言本《苍颉篇》的第一章也基本补充完整。

关键词  字书  《苍颉篇》  第一章  复原  汉简

 

 

 

秦汉时期的重要字书《苍颉篇》[1]全本久已失传,后世学者虽多有辑佚,然所得多只言片语,文不成句。幸赖出土简牍提供的新材料,我们得以见到《苍颉篇》的诸多内容。其中,关于《苍颉篇》第一章,就有不少学者据新出文献进行复原,所获颇丰。

最早进行这一工作的是王国维。1914年出版的《流沙坠简》曾公布一枚敦煌地区出土的两面习字木牍,[2]王国维(1959:257-2581983:1)根据《世本》与《吕氏春秋·审分览》的记载,指出该简简文“苍颉作”三字属于《苍颉篇》首句,其全句当为“苍颉作书”。其后西北地区陆续出土了不少抄有《苍颉篇》第一章的汉简,不仅证实了王氏的卓见,也提供了第一章更多的其他文句。这些后出简牍中,以居延新简EPT50.1AB,水泉子汉简七言本《苍颉篇》中属于第一章的八支简存字较多。[3]二十多年来,经过多位学者的研究,已基本复原出《苍颉篇》第一章的内容:[4]

苍颉作书智不愿。以教后嗣世□□。幼子承诏唯毋□。谨慎敬戒身即完。

勉力讽诵槫出官。昼夜勿置功□□。苟务成史临大官。计会辩治推耐前。

超等轶群□□□。出尤别异白黑分。初虽劳苦后必安。卒必有憙□□□。

悫愿忠信□事君。微密倓㥶天生然。儇侫□□□□□。

如果按照《汉书·艺文志》所载汉代《苍颉篇》“断六十字以为一章”的字数来计算,[5]四言本《苍颉篇》第一章仅剩末二字未能拟补。

简牍整理小组(2014:74)公布了居延汉简24.8AB的红外线图版(文末图1、图2)。魏德胜(2016)根据张存良(2015)的复原,认为此简“就是《苍颉篇》第一章的习字简”,并将24.8A的释文校正如下:

群群出出尤尤尤[别别]异异

         力  []

塞塞儇儇佞 斋 斋力 疾疾

其说可从。附带一提的是,此简还可以为水泉子汉简《苍颉篇》“儇”字的释读提供新的证据。该字作水泉子011(1200),张存良、吴荭(2009:89)释为“偍”,复旦读书会(2009)释为“伣”、读为“奸”,张存良(2015)又改释为“儇”。按该字图版较为模糊,释“伣”或“儇”似皆合,不过该字右下部笔划实较为繁复,与“见”字下部不合。根据居延汉简24.8,水泉子汉简该字应该还是“儇”字。

魏德胜(2016)又据居延汉简24.8A对《苍颉篇》第一章加以进一步的复原,谓:

这枚习字简在“儇佞”后有“斋力疾”,《苍颉篇》第一章最后四字或可补为“儇佞斋力”,供参考。

按魏氏所补“斋”字可从,但“力”字的拟补则非是。从图1可以看出,24.8A诸“力”字的行款明显与其他两行比较整齐的文字有别,恐与此简抄写的《苍颉篇》“儇佞”以后的文句无关,而是属于《苍颉篇》第一章的“勉力讽诵”一句。可以与之对照的是简牍整理小组(2015:55)著录的居延汉简125.38AB(文末图3、图4)。该简亦为《苍颉篇》第一章的习字简,简上行款也比较混乱,其中多见的“力”和“勿”皆为习字,二字应即分别属于《苍颉篇》第一章的“勉力讽诵”、“昼夜勿置”二句。因此,根据居延汉简24.8A,在《苍颉篇》“儇侫斋”之后所应该拟补的不是“力”字,而恰恰应该是魏氏舍弃的“疾”字。

“斋”当读为“齐”或“齌”,训为“迅疾”、“敏捷”。典籍中多有其例,如《荀子·修身》:“齐给便利,则节之以动止。”杨倞注:“齐给便利,皆捷速也。”《淮南子·说山》:“力贵齐,知贵捷。”高诱注:“齐、捷皆疾。”《尔雅·释诂下》:“齐,疾也。”《楚辞·离骚》:“反信谗而齌怒。”王逸注:“齌,疾也。”此“齌”或作“齐”,义同。《说文·火部》:“齌,炊餔疾也。”段玉裁注:“齌,引申为凡疾之用。”“斋(齐、齌)”正可与“疾”并列或连言。古代又有“齐疾”一词,如《商君书·弱民》:“楚国之民,齐疾而均,速若飘风。”高亨(1974:162)注谓:“齐与疾都是行动敏捷之意。”北京大学出土文献研究所(2015:59-60)所载北大汉简《妄稽》简2-3谓:“血气齐疾,心不怒㬥。”整理者注:“‘齐疾’,迅疾。”因此,将《苍颉篇》第一章末字拟补为“疾”应该是合适的。

汪涛(2007)与汪涛、胡平生、吴芳思(2016:320-329)公布的英国国家图书馆藏斯坦因所获未刊简牍(下文简称为“英藏简”)中有如下削杮:

□齎疾独(?)  [汪涛、胡平生、吴芳思(2016:324),简号1844]

疾(?)  [汪涛(2007:25),简号2667]

疾独(?)  [汪涛(2007:40),简号3222]

英藏简多为《苍颉篇》削杮,往往抄写篇中若干文字且不同削杮的文字多有重复;上引三简多次抄写同样的文字,也应属《苍颉篇》削杮。此或可作为上述拟补的一点佐证,其中的“齎”字亦当读为“齐”或“齌”;而所谓的“独”字,考虑到英藏简中的其他《苍颉篇》残简均属四言本、其中似无七言本的痕迹这一情况,则很可能是《苍颉篇》第二章的首字。

此外,四言本《苍颉篇》首章每二句押之、职部韵,质部的“疾”字虽不合韵,但该字所在本非韵脚,本文的拟补于押韵无碍。

张德芳、韩华(2016:66176345)著录的居延新简EPT65.520为一枚写有“□斋疾疾”的残简(文末图5)。此简首字虽残去大半,但从其残笔来看,亦当为“斋”字。[6]此简重复抄写“斋疾”二字,根据前文的论述,尤其是对照居延汉简24.8A,此简很可能也是《苍颉篇》第一章的习字简。这是学界以往所未曾注意的。

接下来对《苍颉篇》第一章末三句“悫愿忠信□事君。微密倓㥶天生然。儇侫斋疾□□□”的有关文义和部分字词做一些说明和考证。

秦汉字书如《苍颉篇》、《急就篇》的分章纯粹是以字数为准,不考虑文义,常常会出现意思相关的连续文句分属前后章,甚至类似的内容相隔甚远的情况,[7]因此,它们的每一章并无统一的主题。当然,这些字书仍然是尽量将内容相关的词句排列在一起。如果说有主题,也只能说部分文句有一定的关联,但这实际上与章的划分无关。因此,这些字书往往在若干文句之后改变内容,这在《苍颉篇》、《急就篇》中均十分常见。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当与早期字书体例不够严格或成熟有关。上引《苍颉篇》第一章中,前十二句皆为劝学的话语,而末三句的内容已明显有所变化。关于此三句的主要内容,下文略作解说。

复旦读书会(2009)曾认为此三句“先讲忠臣,再讲奸佞”,这应该是基于其将“儇”释为“伣”、读为“奸”的意见以及七言本《苍颉篇》所增补的“□事君”诸字而做出的推论。不过,其说恐不太准确,此三句的主要内容应该是罗列一些描述人的心性或品格的词语,其中“悫”、“愿”均为质朴、恭谨之意,“微密”意为精深周密,“斋(齐)疾”则指思维敏锐、反应迅疾,均与忠臣或奸佞没有必然的联系。“儇”字,虽然可以训为贬义之“佞”(如《楚辞·九章·惜诵》“忘儇媚以背众兮”王逸注:“儇,佞也。媚,爱也。”),而且从音理和例证上看也可以读为“奸”,[8]但典籍中更多的则是训为“智”、“慧”,如《说文·人部》、《方言》卷一:“儇,慧也。”《广韵·仙韵》:“儇,智也……慧也。”“儇”实即聪明颖慧之意。“侫(佞)”古多训“才”,侧重的是能言善辩之才。而且,从前后文(尤其是同句的“斋疾”)来看,此处之“儇”、“侫(佞)”应该也没有明显的贬义,不宜将之与“奸佞”相联系。至于七言本的“□事君”(第一字因残去未知),一方面此三字只是针对“悫愿忠信”(尤其是“忠信”)而言,而不是针对末三句的所有内容;另一方面七言本每句的末三字毕竟是后人所补,其内容未必契合四言本的本意。这方面典型的例子如前引第一章的“勉力讽诵槫出官”、“苟务成史临大官”二句。其中四言本的内容其实主要是劝学,学习的目标是讽诵若干字而成史;而七言本所增补的三字则增加或强化了任官为宦的期望。七言本加上“□事君”,实际上是把四言本“悫愿忠信”的内涵给缩小了。因此,《苍颉篇》第一章的末三句与忠臣、奸佞没有太大或直接的关系。

从前文所述来看,“倓㥶”所在也应该是指人的心性或品格,七言本在其后补了“天生(性)然”三字,也与这一点相合。“㥶”,前人如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1990:151)、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1994:64)、中国简牍集成编辑委员会(2001:23)、杨眉(2016:238)多释为“言言”二字;复旦读书会(2009)据张存良、吴荭(2009:封二.7)著录的水泉子汉简《苍颉篇》之“塞”改释为“”;梁静(2015:17)则楷写为“”,指出字当为“㥶”之误字。“倓”字见于《居延新简》EPT50.1B,水泉子汉简《苍颉篇》对应之字作水泉子011(1200),张存良、吴荭(2009:89)释为“痣”;复旦读书会(2009)从之,认为“痣”为“痰”之抄讹,并认为“倓㥶”或“痰塞”当读为《广雅》之“懕㥶”,亦即《方言》之“猒塞”,训为“安”。裘锡圭则认为“倓”当读为“瘱”,训为“安”、“静”,“瘱塞”与“懕㥶”、“猒塞”义同。[9]按实际上“倓”字别有异文,可以为辨析上引说法提供重要的证据。英藏简中亦有类似的《苍颉篇》遗文,其中“微密”下一字作:

A 汪涛(2007:图版捌陆),简号3154   B 汪涛(2007:图版玖捌),简号3378

汪涛(2007:37)怀疑A是“底”字;白军鹏(2013:191)从之,进而认为B也是“底”字。按二者是同一个字应无问题,不过汉简“氐”的上部多作一撇或“”形笔划而不是横笔,下部一般作“一”形或“土”形,[10]与该字下旁(下文用“△”代替此旁)明显不同。此外,B的末笔残笔也接近于捺笔而不是横笔,与“底”字末笔写法不同。因此,AB均为“底”之讹字的可能性很小。陈剑告知:△当为“㥦”字。其中,A11为“夹”旁(右侧的一点位于简面凹痕中);[11]外围的笔划合起来是“匚”,其左下角的残笔正好位于该简残缺处(可对比该字左旁撇笔的残缺位置);“匚”下还有一些笔划,应是“心”的残笔。A为“瘱”字异体。[12]按其说甚是。由于A的字形有所残缺,无法确知该字究竟是从“广”还是从“疒”。不过,A的左侧撇笔残笔较多,却不见“疒”旁左侧两点的任何踪影,可能未必是“疒”;而B的左侧撇笔(即简面左侧的一点墨迹所在)已十分靠近简面左侧边缘,从简宽来看,简面已容不下“疒”的左侧两笔。因此,B应该还是从“广”,严格楷写当作“”,亦即“㥷”之异体。不过,汉代文字从“广”、从“疒”每无别,该字实即“瘱”之异体。

再来看水泉子汉简《苍颉篇》的所谓“痣”(水泉子011(1200))字。该字从“疒”从“心”自无问题。陈剑告知:该字2223旁所谓“士”形下方尚有笔划(其下“心”旁完整,这些笔划自不属于“心”旁),绝非“志”所从的“士”形(“之”旁),实为“夹”旁,只是将“夹”的左右两个“人”旁拉直,或将本由两个“人”旁省写的两点连写,写成横笔或近于横笔而已。该字实为“瘱”字。[13]按其说甚是。这类写法的“夹”在汉简中比较常见,不烦赘举。

上述英藏简两个“瘱”字的辨识,可证前引裘锡圭的说法是完全正确的。裘氏多年前仅据“倓”字就做出正确的释读,更可见其卓识。

最后来谈谈与七言本《苍颉篇》第一章有关的一支残简。张存良、吴荭(2009:封二.10)著录的水泉子汉简《苍颉篇》暂编号010[文末图6,又见张存良(2010:图版捌)]的简文谓:

□疾材过 人 百五字

凡七百字

其中,“过”字,张存良、吴荭(2009:89)与张存良(2010:62)均未释,此从复旦读书会(2009)释;“人”,张存良、吴荭(2009:89)与张存良(2010:62)均释“凡”,并属下与“百五字”连读,此从程少轩(2010)所引施谢捷释;[14]“凡七百字”为小字,书于“过人百”三字间及其左侧之空白处。本文认为此简可与张存良、吴荭(2009:89、封二.7)、张存良(2010:图版捌)著录的水泉子汉简《苍颉篇》“事君微密瘱塞天生然儇侫”一简(文末图7。原无暂编号)编联。这可以从如下四个方面得到一些旁证:其一,从押韵来看,七言本《苍颉篇》第一章应该是每句押韵的。前引复原文句中,“愿”、“完”、“官”、“前”、“安”、“然”等字属元部,“分”、“君”等字属文部,“人”字属真部;罗常培、周祖谟(2007:35-3751-52)已指出,两汉时期真部和文部合用,往往与元部押韵,因此“人”字正可押韵。其二,从文义来看,“儇侫斋(齐、齌)疾材过人”也文从句顺:“材过人”正可以作为“儇(聪颖)侫(口才好)齐疾(思维敏捷)”的补充说明。其三,从字数来看,暂编号010简的“百五字”是对一章字数的记录,四言本“断六十字以为一章”,则七言本一章正为“百五字”。如前文所述,“儇侫斋疾”所在正是《苍颉篇》第一章的最后一句,此简与暂编号010简编联之后,所记字数正与此章篇幅相合。其四,从行款和木简形制来看,暂编号010简首字上方有契口的痕迹,目前所见残简首字的上端当无字;因此,该简上端的空白处和“事君微密瘱塞天生然儇侫”一简下端的空白处不能作为上述编联的反证(该契口若属于中部编绳所在,二简甚至有可能可以直接拼缀)。

当然,上述推论的落实,还在于此简首字的释读。按该字作:

水泉子011(1200)

此字,张存良、吴荭(2009:89)与张存良(2010:62)均未释,复旦读书会(2009)认为可能是“乡”,张海荣(2012)释为“卿”。按该字左旁类似于“亣”形,中部笔划亦较为繁复,与“卿”、“乡”皆不类。陈剑告知:该字应为“齍”字,只是其上所从之“齐”略有讹变。该字中部下方之1为“皿”旁尚可辨识;左侧类似于“亣”形的笔划实可分为两部分:上部之22222即“齐”上部的“𠆢”形笔划,下部之2与该字右侧之3为“齐”上部左右两侧的笔划讹变而成;5则由“齐”的中部讹变或改造而成。[15]按其说是。汉简中的“齐”字或“齐”旁往往将左右两侧的《说文》训为“禾麦吐穗”的构件省为两竖笔,下部则写作“月”形;[16]但亦有延续周秦时期的构形、保留其左右两侧该构件的写法,如“齎”字作如下形体:[17]

1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289  2张家山汉简《算数书》38  3张家山汉简《算数书》38

6居延汉简7.7A  2居延汉简303.15+513.17  1居延新简EPF22.45A  

居延新简EPF22.69

其中,居延汉简和居延新简“齐”字左右两侧的写法多有讹变,可与上述“齍”字的写法相比照。古代文字在省写或讹变之后,往往会将不成字的笔划改造为成字的偏旁。以汉简“齐”字为例,其下部的“月”形就是在其左右两侧构件省为两竖笔之后,与下部的两短横合在一起,再加上一横笔而成。这可与“齍”之5形的写法相比照。此外,水泉子汉简《苍颉篇》有两处“齐”字,见于张存良、吴荭(2009:89、封二.2)与张存良(2010:69、图版捌—玖),分别作水泉子011(1200)(暂编号009)、蒼頡篇023(暂编号023),写法本就不统一,因此“齍”上部写成继承周秦写法的“齐”也就不足为怪了,只是该“齐”旁有所讹变罢了。之所以“齍”字有如此讹变,大概是因为“齍”的形体较为复杂,抄手不认识所致。“齍”自当读为“齐”或“齌”。

根据上文的讨论,可以说,四言本《苍颉篇》的第一章已全部复原;七言本的第一章也补上了最后一句,其残缺文字的继续拟补和全部复原则需要期待新资料的出现。

 

 

24

24

125

125

123

水泉子011(1200)

水泉子011(1200)

1:居延汉简24.8A

2:居延汉简24.8B

3:居延汉简125.38A

4:居延汉简125.38B

5:居延新简EPT65.520

6:水泉子汉简暂编号010

7:水泉子汉简

 

參考文獻

白军鹏  2013  《〈英国国家图书馆藏斯坦因所获未刊汉文简牍〉的初步整理与研究》,《中国文字》(新39期),(台北)艺文印书馆。

北京大学出土文献研究所  2015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肆〕》,上海古籍出版社。

程少轩(记录整理)  2010  《水泉子简〈苍颉篇〉讨论记录》,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网,117日。

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读书会(本文简称为“复旦读书会”)  2009  《读水泉子简〈苍颉篇〉札记》(程少轩执笔),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网,1111日。

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1991  《敦煌汉简》,中华书局。

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  1990  《居延新简:甲渠候官与第四燧》,文物出版社。

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  1994  《居延新简:甲渠候官》(下册),中华书局。

    1974  《商君书注译》,中华书局。

胡平生  1996  《汉简〈苍颉篇〉新资料的研究》,《简帛研究》(第二辑),法律出版社。

胡平生  2000  《胡平生简牍文物论集》,(台北)兰台出版社。

胡平生  2010  《读水泉子汉简七言本〈苍颉篇〉》,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网站,121日。

胡平生  2012  《胡平生简牍文物论稿》,中西书局。

简牍整理小组  2014  《居延汉简〔壹〕》,(台北)“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简牍整理小组  2015  《居延汉简〔贰〕》,(台北)“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李洪财  2014  《汉简草字整理与研究》,吉林大学,博士学位论文(指导教师:林沄教授)。

    2015  《出土〈苍颉篇〉研究》,科学出版社。

罗常培  周祖谟  2007  《汉魏晋南北朝韵部演变研究(第一分册)》,中华书局。

罗振玉  王国维  1992  《流沙坠简》,中华书局。

邱玉婷  2015  《张家山汉简文字编》,复旦大学,硕士学位论文(指导教师:刘钊教授)。

    胡平生  吴芳思  2016  《〈英国国家图书馆藏斯坦因所获未刊汉文简牍〉补遗释文》(胡平生执笔),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编《出土文献研究》(第十五辑),中西书局。

    2007  《英国国家图书馆藏斯坦因所获未刊汉文简牍》,上海辞书出版社。

王国维  1959  《苍颉篇残简跋》,《观堂集林》,中华书局。

王国维  1983  《重辑苍颉篇》,《王国维遗书》(第七册),上海古籍出版社。

魏德胜  2016  《〈居延汉简(壹)〉24.8简试释》,简帛网,426日。

    魏美丽  张存良  2009  《甘肃永昌水泉子汉墓群》,《中国文物报》,424日第4版。

    2009  《甘肃永昌水泉子汉墓》,《2008中国重要考古发现》,文物出版社。

    2016  《居延新简集释》(二),甘肃文化出版社。

张传官  2017  《急就篇校理》,中华书局。

张存良      2009  《水泉子汉简初识》,《文物》,第10期。

张存良  2010  《水泉子汉简七言本〈苍颉篇〉蠡测》,《出土文献研究》(第九辑),中华书局。

张存良  2012  《水泉子汉简〈苍颉篇〉的文字及书法特点》,《简帛语言文字研究》(第六辑),巴蜀书社。

张存良  2015  《〈苍颉篇〉研读献芹(二)》,简帛网,1126日。

张德芳      2016  《居延新简集释》(六),甘肃文化出版社。

张海荣  2012  《水泉子汉简〈苍颉篇〉四支校释——与张存良、胡平生诸先生商榷》,简帛网,814日。

    刘毓庆  2002  《汉字通用声素研究》,山西古籍出版社。

中国简牍集成编辑委员会  2001  《中国简牍集成〔标注本〕》(第十册),敦煌文艺出版社。

佐野光一  1985  《木简字典》,日本东京:雄山阁。



本文原载《中国语文》2019年第5期。

 

 

 



[1] 由于秦代李斯编撰的《苍颉篇》后来在汉代与《爰历》、《博学》合为一篇《苍颉篇》,而且从目前的材料也无法单独析出秦代《苍颉篇》的所有内容,因此,本文所谓的《苍颉篇》,主要是指汉代的《苍颉篇》。当然,汉代的《苍颉篇》也有不同的传本,但其内容应该是基本相同的,本文以“《苍颉篇》”笼统称之,必要时以“四言本”、“七言本”区分有关传本。

[2] 图版见罗振玉、王国维(1992:25)、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1991:图版壹陆壹,简号1975AB)。

[3] 居延新简《苍颉篇》的图版参看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1994:127)、杨眉(2016:100238)。水泉子汉简《苍颉篇》图版的公布情况较为散乱,参看吴荭(2009:124)、吴荭、魏美丽、张存良(2009)、张存良、吴荭(2009:封二)、张存良(2010:图版捌—拾壹)、张存良(2012:134),下引图版之“暂编号”多据张存良(2010)。

[4] 参看胡平生(1996:332-349[后收入胡平生(2000:45-692012:11-25]、复旦读书会(2009)、白军鹏(2013:187-216)、张存良(2015)、梁静(2015:16-17)。下引文句中,末三字是七言本《苍颉篇》对四言本《苍颉篇》增补的内容,本文以不同的字体区分;“儇侫(佞)”所在,《居延新简》EPT50.1B作“赏赏”二字,学者多已指出“赏赏”非《苍颉篇》文句,而是习字者随意所书,参看梁静(2015:17)、杨眉(2016:483)。

[5] 北大汉简《苍颉篇》的分章和字数皆与《汉书·艺文志》的记载有所不同。此蒙匿名审稿专家赐示(20181224日),谨致谢忱。本文暂以《汉书·艺文志》的记载为准。

[6] 需要说明的是,由于汉简下部的“灬(火)”旁亦往往省作三点,上引居延汉简24.8A与此处的两个“斋”字未尝不可以径释为“齌”,本文暂且释写作“斋”。关于汉简“齐”、“斋”、“齌”三字的区别,详另文。

[7] 例如《急就篇》有关布帛的文句位于今传三十四章本的第八、九章,而有关服饰的文句则位于第十一章,其间的第十章则主要罗列食物,参看张传官(2017:127-187)。

[8] “干”声字与“袁”声字相通的例子参看张儒、刘毓庆(2002:715)。

[9] 此蒙裘锡圭先生赐告(2012331日),谨致谢忱。

[10] 参看佐野光一(1985:435)。

[11] 上引字形已将“夹”第一横笔上方与笔划无关的简面凹痕处理删去。

[12] 此蒙陈剑先生赐告(2018116日),谨致谢忱。

[13] 此蒙陈剑先生赐告(2018116日),谨致谢忱。

[14] 胡平生(2010[后收入胡平生(2012:42-51]已据施谢捷说释该字为“人”,然又在“百五字”前误缀一“凡”字。

[15] 此蒙陈剑先生赐告(2018116日),谨致谢忱。

[16] 参看佐野光一(1985:816)。

[17] 下列字形引自邱玉婷(2015:卷六)、李洪财(2014:274)。

 

 

补记:本文曾先后蒙刘钊师、陈剑先生、程少轩先生、魏宜辉先生、李春桃先生及《中国语文》两位匿名审稿人指教,谨致谢忱。唯文责自负。

需要说明的是,张存良、巨虹两位先生已先笔者释出《苍颉篇》第一章的“瘱”字(见张存良《〈苍颉篇〉的版本、流传、亡佚和再发现》,《甘肃社会科学》2015年第1期;张存良、巨虹《〈苍颉篇〉研究的新进展》,《出土文献研究》第十四辑,中西书局2015年;张存良《〈苍颉篇〉研读献芹(二)》,简帛网,20151126日);然上述诸文均只列释文,未对字形有所论说,因此,本文有关“瘱”字释读的相关论述均应视为其说之补充;此外,关于《苍颉篇》第一章末三句的内容,《〈苍颉篇〉研究的新进展》一文的理解与笔者不同。请读者参看。

本文曾在吉林大学中国古文字研究中心、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主办“纪念中国古文字研究会成立四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201810911日,吉林长春)上宣读。白军鹏先生在该会上宣读的论文《习字简中的〈苍颉篇〉首章及相关问题》(《古文字研究》第三十二辑,中华书局2018年)亦复原出四言本《苍颉篇》第一章的“疾”字,请读者参看。

 


本文收稿日期为2019年12月5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19年12月19日

点击下载附件: 2041張傳官:關於《蒼頡篇》第一章的復原.docx

下载次数:56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