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术动态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蘇影博士《山東出土金文合纂》出版
在 2019/12/26 13:20:34 发布

蘇影博士《山東出土金文合纂》出版

 

蘇影博士著《山東出土金文合纂》於20199月由花木蘭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出版,全書共七冊,前四冊爲山東出土金文圖錄,後三冊爲山東出土金文編。

 

【书影】

 

 


【目 録】

前言

上編:山東出土金文圖錄(第一—四冊)

凡例

下編:山東出土金文編(第五—七冊)

凡例

山東出土金文編 卷一—十四

山東出土金文編 合文

山東出土金文編 附錄一

山東出土金文編 附錄二

筆劃檢字表(字頭+編號)

引用書刊目錄及簡稱

參考文獻


【前 言】

山東具有悠久的金石學傳統,自宋代以来就有青銅器出土。北宋徽宗宣和年間(公元1123年)臨淄齊國故城就發現叔夷鐘、叔夷鎛。有清一代,金石學盛行,乾隆時期在壽光縣紀臺下出土“己侯”鐘。道光十年(1830年)滕縣出土魯伯愈鬲、簠、盤、匜共12器。光緒初年桓臺出土西周晚期鑄國之器——鑄子叔簠。著名收藏家陳介祺、吳式芬、丁子真父子、丁樹楨等薈集了數量眾多的青銅器,同時青銅器的研究和著錄也興盛一時,很多金石學家對山東出土的青銅器進行了著錄和考訂,其中不乏對山東出土青銅器及金文作著錄的專書,如清代阮元、畢沅所著《山左金石志》等。

二十世紀以來,山東省出土銅器日益增多,出版的著錄書亦相當豐富。羅振玉的《三代吉金文存》收錄有齊鮑氏鐘、杞伯毎亡壺、洹子孟姜壺、魯伯愈父盤、齊侯盤、邾大司馬戈等山東出土銅器。專門輯錄山東金文的著錄書從曾毅公開始。1940年,曾毅公有感於山東在商周時期有舊封附庸之國,如齊、魯、邾等,諸國皆有不少青銅器之鑄造于保存,是以輯刊《山東金文集存》。20076月由山東博物館編輯的山東地區金文著作——《山東金文集成》由齊魯書社出版,該書收錄山東地區出土及傳世的商至漢代的青銅器拓本及摹本數量較多,但是書中在釋文、器物定名、排列順序以及說明文字等方面也存在不少問題。201110月,陳青榮、趙缊編著的《海岱古族古國吉金文集》由齊魯書社出版,亦收錄了數量較多的銅器銘文拓片。

山東地區出土的商周至戰國期間金文數量多,形體豐富,橫亙歷史長,是各種載體文字的主體,研究它有助於揭示商周至戰國期山東地區文字的真貌。據吳鎮烽編纂的《商周金文資料通鑒》(版本1.220101月版)統計,自宋代至2009年底,山東省出土有銘銅器共計 627件,銘文總字量達到6585個。據華東師範大學中國文字研究與應用中心金文資料庫統計,有拓片729張,總字量達7387個。傳世的沒有明確出土地但一般認爲是山東地區的,據《山東金文集成》(收錄銘文拓片1949-20036月)的著錄統計,爲531件,總字量達7166個。這樣山東地區出土或傳世的金文總字量約在14000字左右。目前所見山東地區出土的文字材料有璽印、貨幣、陶文等,其字量都無法和金文相比,金文無疑是商周至戰國時期山東地區的主流文字,研究分域文字的發展狀況必須先從金文入手,研究它有助於揭示山東地區文字的真實面貌。

山東地區近年陸續出土或公佈了一批金文資料,這些資料極有價值,亦需要系統地整理和研究。近年來山東地區不斷有銅器出土,不斷有新材料公佈。如2002年山東棗莊山亭區東江村小邾國貴族墓地出土24件有銘銅器,古文字學、考古學價值極高。再如20121月在山東沂水縣紀王崮頂春秋古墓出土兩件有銘銅器,發現了一些較特殊的字形,亦有極大的古文字學、考古學價值。又如2008年至2009年山東省高青縣花溝鎮陳莊村西周遺址出土有銘文69字的引簋、以及有銘的豐卣、豐簋、豐鼎等。

目前還沒有一部專門收錄山東金文字形的字編,而字編是進一步研究必不可少的工具,對金文釋讀與研究意義重大。在佔有新材料、梳理舊材料的同時,梳理山東金文形體,編一部充分體現當前金文研究新成果的字編,這對山東金文本身的進一步研究,以及其它載體文字的研究,乃至古文字研究,都具有重大的學術價值和意義。

《山東出土金文合纂》是江蘇省青藍工程中青年學術帶頭人資助項目,是教育部人文社科規劃項目“商周金文偏旁譜”阶段性成果之一。該書包括上、下兩編。上編爲山東出土金文圖錄與釋文,以保存商代至戰國末期出土于山東、現藏國內外各大博物館和其他省份出土山東古國青銅器以及有關山東青銅器的文獻著錄的金文資料爲目的,以器類爲綱,對山東出土和傳世共计1176件銅器銘文進行全面收錄,内容包括器名、出土時間地點、時代、著錄、現藏、銘文字數、器影、拓片和釋文等。下編是《山東出土金文編》,收釋山東出土金文字形,按照《說文》部次編排。本書正文參考書目採用簡稱,詳細名稱附錄于書後,以供查找。

本書是在博士論文《山東出土金文整理與研究》基礎上補充修改而成。博士畢業以來,時間碎片化,本人一向疏懶做不到焚膏繼晷,所以論文修改時斷時續。本書在編寫和修改過程中得到董蓮池教授的悉心指導和持續不斷的鼓勵,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謝。同時還要感謝臺灣花木蘭文化出版社,該社的大力支持和編輯的辛苦付出,使得本書得以付梓出版。

由於本人水平有限,書中難免存在不足之處,敬請讀者批評指正。

                                                                 蘇 影

2019324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