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周奕鑫、常澤宇:安徽六安出土漢印劄記兩則
在 2019/12/29 11:18:12 发布

安徽六安出土漢印劄記兩則

 

(首發)

周奕鑫  常澤宇

安徽師範大學歷史與社會學院

 

《雙龍機床廠墓群發掘報告》全面翔實地刊佈了2006年至2008年發掘的安 徽六安東郊經濟開發區內的863 座戰國至兩漢時期的墓葬資料,對於皖西地區的戰漢考古與歷史研究具有重要價值。但是,該書部分漢印釋文仍有疏漏之處,爲此,我們對其中兩枚誤釋、未釋漢印進行了重新考訂與探討,以期有助於上述新材料的利用,進而豐富對漢代文字及秦漢時期人名用字的認識,不當之處懇請方家批評指正。

一、養未央印

M094:003(圖1),橋形鈕,單面印,印面正方形。通高1.60釐米,印面邊長1.70釐米,邊牆高0.80釐米,報告將印文釋爲未央養印[1]

今按,應釋爲養未央印。若依報告讀爲未央養印,則當爲人名,未央爲複姓。然而,未央既不見於姓氏書,也不能從文獻中找到作爲複姓的理據,更無法僅從印文格式和意義結構方面斷爲複姓。我們認爲,M094:003(年代在西漢晚期前段)屬於西漢中期以來印文排序中較爲常見的回文印之類,其讀法爲由右方第一字起,依逆時針方向讀,故稱爲回讀環讀[2]。以此推之,則“養”當爲姓,“未央”爲名。養姓,較爲稀見,鄧名世《古今姓氏書辯證》雲:養,楚大夫食邑于養,因以爲氏。[3]春秋時,楚有養由基,東漢和帝時,有布衣養奮。又,漢人好以未央爲名,陳直先生早已指出,他說:“至於人名印中,其取名有顯異之面貌,若延年、延壽、滿意、得意、未央、外人……食其之類,在西漢爲習見,在東漢絕稀見,引據比較有力。”[4]如《漢書·王子侯表》載中山靖王之子劉未央[5]、《漢書·匈奴傳》有邢未央[6]。 以未央爲名且印文格式與M094:003類似的還見於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出土的鹿未央印封泥、南京市博物館收藏的郭未央印以及山西右玉縣常門鋪M4:12“龍未央印[7]

未央命名,在裡耶秦簡中已有跡可循[8]居延漢簡、敦煌馬圈灣簡所見名未央者亦不在少數,如“史未央”、“呂未央”、“朱未央”、“王未央”等等。[9]未央是漢簡中最爲多見的人名之一,上至於侯,下至於奴。從景帝到昭宣元成年間,時人曾多以此類慣用吉語命名。[10]未央,即未盡之意,《楚辭·離騷》雲:及年歲之未晏兮,時亦猶其未央。《漢書·禮樂志》亦有靈殷殷,爛揚光,延壽命,永未央之語[11],透露出秦漢時代人們對長生久視、生命永恆的美好期許。

二、黃順之印

M536:005(圖2),墓葬年代約在西漢中期後段。銅質,橋形鈕,單面印,印面正方形。通高1.30釐米,印面邊長1.40釐米,邊牆高0.60釐米。印面略有磨損,侵及右下陰文,故第二字缺釋,報告作之印[12]

今按,未釋之字當爲。將印面翻轉並稍作處理後,該字作WechatIMG233,其左部從無疑,右部似爲之形,故可釋作。《增訂漢印文字征》第九·字作WechatIMG235(史順之印)與其形體近乎相同[13],則M536:005印文當釋爲黃順之印。

黃順雖不見諸載籍,但“順”確是秦漢時較爲常見的人名用字。如《秦印文字彙編》裡收錄的“王順”、韋順[14],《史記·漢興以來將相名臣年表》有西漢田千秋之子田順[15]、《漢書·諸侯王表第二》有齊荒王劉順、[16] 《後漢書·應奉傳》載和帝時將作大匠應順[17]、《後漢書·皇后紀第十下》記大鴻臚馮順[18]。此外,見於漢印的除了上舉的史順之外,亦有蔡順”、“袁順”等,皆是其例。


(圖一)


(圖二)



[1] 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武漢大學歷史學院考古系等:《安徽六安城東墓地——雙龍機床廠墓群發掘報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6年,第181-182頁,圖版六〇,1

[2] 王人聰:《西漢私印初探》,《古璽印與古文字論集》,香港: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2000年,第114頁;另可參見周曉陸:《二十世紀出土璽印集成》,北京:中華書局,2010年,第67頁。

[3] 鄧名世撰,王力平點校:《古今姓氏書辯證》卷27,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2006年,第407頁。

[4] 陳直:《漢書新證》,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79年,第5頁。

[5] 《漢書》卷15《王子侯表第三上》,北京:中華書局,1962年,第446頁。

[6] 《漢書》94《匈奴傳》,4554頁。

[7] 分見張郁、陸思賢:《呼和浩特市郊區二十家子漢代城址出土的封泥》,收入內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編:《內蒙古考古文物文集》第1,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4年,第354-364頁;南京市博物館:《南京市博物館藏印選》,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2005年,第54頁;戴尊德、胡生:《右玉縣常門鋪漢墓》,《文物季刊》1989年第1期,第28頁。

[8] 李世持:《秦簡人名整理與命名研究》,重慶:西南大學博士論文,2017年,第179-180頁。

[9] 邢義田:《漢簡、漢印與〈急就〉人名互證》,《地不愛寶:漢代的簡牘》,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第96-97頁。

[10] 王子今:《漢簡人名“未央”瑣議》,《秦漢社會史論考》北京:商務印書館,2006年,第372-375頁。

[11] 《漢書》卷22《禮樂志第二》,第1069

[12] 《安徽六安城東墓地——雙龍機床廠墓群發掘報告》,第1052頁,圖版六一,2

[13] 羅福頤:《增訂漢印文字征》,羅隨祖主編《羅福頤集》,北京:紫禁城出版社,2010年,第404頁。

[14] 許雄志:《秦印文字彙編》,鄭州:河南美術出版社,2001年,第174頁。

[15] 《史記》卷22《漢興以來將相名臣年表第十》,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1147頁。

[16] 《漢書》卷14《諸侯王表第二》,第399

[17] 《後漢書》卷48《應奉傳》,北京:中華書局,1965年,第1606頁。

[18] 《後漢書》卷10《皇后紀第十下》,459


本文收稿日期为2019年12月27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19年12月29日

点击下载附件: 2045周奕鑫、常澤宇:安徽六安出土漢印劄記兩則.docx

下载次数:30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