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抱小:漢牘《史篇(二)》小札四則
在 2020/1/4 11:14:20 发布

漢牘《史篇(二)》小札四則



(首發)

抱小

 

筆者於20191231日有幸購得劉桓先生編著《新見漢牘〈蒼頡篇〉〈史篇〉校釋》(中華書局,20196月)一書,披讀之後,作札記數則,現寫出以就教於讀者。

 

一、請貇

 

漢牘《史篇(二)》第九云:

孝子執操,請溫柔,昏定晨星(省),盡夜不休。(173頁)

劉桓先生云:

請貇,請可讀清,《論語·微子》:“身中清。”集解引馬注:“清,純潔也。” 貇,誠懇。

字的異體。如北大漢簡《蒼頡篇》簡2

係孫襃俗,貌鬵吉忌。

“貌”字簡文即作V%[GFLON$D473PP6WIQSY(L,北大簡整理者釋為“貇”,亦認為通“懇”,訓為“誠懇”。後來魏宜輝、張新俊、蘇建洲三位先生分別提出應改釋為“貌”,[1]正確可從。又漢牘《史篇(二)》第十有“容(貌)不飭”語,亦以“貇”為“貌”。

我們又知道,出土文獻中“請”用為“情”者習見,其例多而不可備舉。所以漢牘“請貇”即“情貌”。“情貌”指神情与面貌。傳世文獻中“情貌”一詞習見,如《荀子·禮論》:“故情貌之變,足以別吉凶,明貴賤親疏之節。”晉陸機《文賦》:“信情貌之不差,故每變而在顏。”

 

二、發舒

 

漢牘《史篇(二)》第一七云:

器臧各異,勿相慎毋聽視,察人妻夫。(180頁;圖版30頁)

劉桓先生云:

舒,似應讀為投舒,漢牘《蒼頡篇》第五三板用為投,可為證。投義為贈送,《詩·大雅·抑》:“投我以桃,報之以李。”舒,展開。本文所述內容,可參看《禮記·曲禮上》:“男女不雜坐,不同椸,不同巾櫛,不親授。”

案所謂的“”,簡文作,應是“發”字。漢簡“發”字或從“艹”頭作:

         [2]

其筆畫字形皆與漢牘相同。又漢牘《史篇(一)》第一三有“軍役發急”語,其字則作,然其變化之跡,尚宛然可尋。

此云“勿相發舒”,“發舒”為同義複詞,“舒”亦發也。[3]字又作“抒”、“紓”。

 

三、語矝(矜)幾議

漢牘《史篇(二)》第二八云:

(埶-勢)語矝

劉桓先生云:

角埶,即角勢,較量勢力的強弱。《論衡·齊世》:“及至秦漢,兵革雲擾,戰力角勢,秦以得天下。” ……語矝,矝同矜,自誇。

案“語矝(矜)”之“矝(矜)”與“角(埶-勢)”之“(埶-勢)”義近。如《淮南子·人間》云:“游俠相與言曰:虞氏富樂之日久矣,而常有輕易人之志,吾不敢侵犯,而乃辱我以腐鼠,如此不報,無以立務於天下。”高注曰:“務,勢也。”王引之曰:

務與勢義不相近,務當爲矜,字之誤也。(矜、務二字隷書往往譌溷。《管子·小稱篇》“務爲不久”,《韓子·難篇》作“矜僞不長”;又《管子·法法篇》“矜物之人無大士焉”,《韓詩外傳》“矜而自功”,今本矜字竝誤作務)《列子·說符篇》立矜作立慬,慬與矜古同聲而通用。猶𥎊之爲矜也。張湛注《列子》云:慬,勇也。此注云“矜,勢也。”勢與勇亦同義。《說山篇》云:立慬者非學鬬爭,慬立而生不讓。《氾論篇》云:立氣矜、奮勇力。《韓詩外傳》云:外立節矜,而敵不侵擾。是立矜卽立慬也。《趙策》云:勇哉氣矜之隆,《史記·王翦傳》云:李將軍果勢壯勇,是矜與勢、勇竝同義。[4] 

可以為證。

又此文有“聚眾女毀,子”語,劉桓先生無注。案“幾”可讀為”,“譏”與“議”義近,《淮南子·說林》“繡以爲裳則宜,以爲冠則<>[5]”,高注:“譏<>,人譏非之也。”《莊子·天道》“寡人讀書,輪人安得議乎?”《淮南子·道應》作“寡人讀書,工人焉得而譏之哉!”[6] “幾(譏)議”為同義複詞,猶云責讓。

 

四、材必𣧞(軼)北

漢牘《史篇(二)》第四二云:

(巖)穴隱士,姚(遙)望上指(旨),觀(其)□(所)養,察厥聽視,能用賢人,即福奏至,敢越職進,材必𣧞(軼)北,君務升擢,毋以階次。執雉莭者,易退難致,慎施爵祿,謹所尊利,毋令闒茸,素湌得尸。(193頁;圖版33頁)

“材必𣧞(軼)北”當作“材必北𣧞(軼)”,此文以指(旨)、視、至、𣧞(軼)、次、致、利、尸為韻,脂部平、上、去三聲字與質部字雜然錯用。

又“能用賢人,即福奏至”,“奏”,可讀為“趣”,《呂氏春秋·音律》云:

姑洗之月,達道通路,溝瀆修利,申之此令,嘉氣趣至。

其語意相近。

根據上述的研究意見,我們將此文重新寫在下面:

(巖)穴隱士,姚(遙)望上指(旨),觀□(其)□(所)養,察厥聽視,能用賢人,即(則)福奏(趣)至,敢越職進,材必北(倍)𣧞(軼/逸),君務升擢,毋以階次。執雉莭(節)者,易退難致,慎施爵祿,謹所尊利,毋令阘茸,素湌得尸。

 

參考文獻

劉婉玲《出土<蒼頡篇>文本整理及字表》,吉林大學碩士學位論文,指導教師:馮勝君教授,2018年。

 

 

 



[1] 魏宜輝《讀北大漢簡<蒼頡篇><妄稽>篇札記》,收入《古典文獻研究》,2016年第2期,275-276頁;張新俊《鑒印山房藏古璽印文字考釋二則》,收入《紀念于省吾先生誕辰120周年、姚孝遂先生誕辰90周年學術研討會論文集》,2016710-11日;蘇建州《北大簡<蒼頡篇>釋文及注釋補正》,收入《出土文獻與傳世典籍的詮釋國際學術研討會會議論文集》,20171014-15日,312-316頁。

[2] 轉引自李洪財《漢簡草字整理與研究·漢代簡牘草字彙編》,吉林大學博士學位論文,指導教師:林澐教授,2014年,540頁。

[3] 參宗福邦等《故訓匯纂》,商務印書館,2013年,1897頁。

[4] 王念孫《讀書雜志》,江蘇古籍出版社,2000年,934-935頁。

[5] 王念孫說:譏,應作議。參何寧《淮南子集釋》(下冊),中華書局,2010年,1216頁。

[6] 何寧《淮南子集釋》(中冊),中華書局,2010年,852頁。



本文收稿日期为2020年1月2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20年1月4日

点击下载附件: 2046抱小:漢牘《史篇(二)》小札四則.docx

下载次数:35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