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張傳官:阜陽漢簡《蒼頡篇》拼合四則
在 2020/1/11 13:52:56 发布

  阜陽漢簡《蒼頡篇》拼合四則

 

(首發)

張傳官

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


1983年,整理者公佈了阜陽漢簡《蒼頡篇》的全部釋文和部分圖版(圖版至2005年全部公佈),[1]引起學界廣泛關注。然而,由於《阜蒼》殘簡、碎簡較多,至今尚有不少遺留問題值得進一步研究。近年來,學者根據新出《蒼頡篇》資料,對《阜蒼》進行了拼合、復原,取得了一些成果,筆者也曾做過這樣的工作。[2]下面筆者根據新出材料繼續這一工作,對《阜蒼》的若干殘簡進行拼合,請方家指正。[3]

 

一、        《阜蒼》C010+《阜蒼》C077+《阜蒼》C093

 

漢牘本《蒼頡篇》第十一甲有如下文句:

 

輔廑顆[且頁],軷(跋)儋(擔)閼屠(途)。贉頌(容)緊均,侈憲𧥡—誕)(夸)。

 

《阜蒼》有如下殘簡:

 

·爰歷次貤,繼續前圖。輔廑顆,軷(跋)儋(涉)(旅)屠(途)。□……【《阜蒼》C010

……頌(鬆)緊……【《阜蒼》C077

……□均多……【《阜蒼》C093

 

其中,“爰歷次貤,繼續前圖。”見於漢牘本《蒼頡篇》第十。根據上引漢牘本文句,《阜蒼》此三簡的文句應該是相連的,從《阜蒼》C010未釋末字“□”對應《阜蒼》C077“頌”,《阜蒼》C077“緊”對應《阜蒼》C093未釋首字“□”來看,此三簡顯然可以進一步拼合,拼合後茬口部分如下所示:

 

 

拼合之後,“頌”右上角的筆畫可以相連,基本補足“頁”旁;而“緊”的筆畫相連,可補足下部的“糸”旁。

 

二、        《阜蒼》C014+《阜蒼》C012

 

漢牘本《蒼頡篇》卅一有如下文句:

 

機杼滕(榺)椱,1紝綜䵈纑。繭〔絲〕枲絡,布〔絮〕繫䋈。雙(輈)輦蕩,

 

《阜蒼》爲如下可與之對應的文句:

 

……機杼榺椱。紝綜䵈纑。……【《阜蒼》C014

……繭絲枲(絡)。布絮繫䋈。雙(斡?)簞(單?)□……【《阜蒼》C012

 

根據漢牘本,可知《阜蒼》此二簡的文句是相連的。按《阜蒼》C014下端作:

 

 

明顯可以看出“纑”之下方尚有一筆殘筆,此殘筆所屬文字對應的正是《阜蒼》C012首字“繭”,因此,此二簡當可直接拼合,《阜蒼》C014底端殘筆可能屬於“繭”所屬“艸(艹)”之橫筆,據此拼合之後其茬口部分如下圖所示:

 

 

當然,因簡面扭曲、色差較大等原因,上圖僅爲示意圖。至於其中“(輈)輦”與“(斡?)簞”之間的異文,由於漢牘本與《阜蒼》的圖版均模糊或殘缺,未定孰是,待考。

 

三、        《阜蒼》C024+《阜蒼》C019

 

漢牘本《蒼頡篇》廿六有如下文句:

 

汁洎流敗,蠹臭腑(腐)䏣。貪欲資貨,羨洫(溢)䞚𥇛(仇、逑)。詩語報齎,敢告可(何)于(吁)。

 

《北蒼》030亦有相關文句:

 

汁洎流敗。蠹臭腑䏣。貪欲資貨。羕溢跂𥇛【《北蒼》030

 

《阜蒼》C024爲如下文句:

 

……□腑臟。□□……【《阜蒼》C024

 

一位師長曾據上引漢牘本及《北蒼》指出(20191223日):《阜蒼》C024正可與上引漢牘本及《北蒼》對照,可改釋爲“臭腑(腐)䏣。𩕾(?)欲資”。首字“臭”尚存下“犬”旁;“臟”作/係“䏣”字誤摹誤釋;“欲”作,據殘形尚可逕釋;“資”字作,殘形亦合。唯與“貪”作對應者字形難合,最可能是“𩕾”字(“願欲”近義連文、且可接賓語,古書亦頗多見)。梁靜女士將《阜蒼》C024與《水蒼》暫編號037肺〔心〕腎臧(藏)中央脾胃腹”對應,[4]是錯誤的。

《阜蒼》C019爲如下文句:

 

……□□。□□□□。□𥈜詞語。□……【《阜蒼》C019

 

根據“𥈜”、“語”諸字來看,此簡亦可與漢牘本“敢告”之前相關文句對應;此簡多處殘字與《阜蒼》C024簡文對應的是同樣的字,因此,此二簡當可直接拼合。拼合之後部分茬口部分如下所示(《阜蒼》C019上端扭曲得較爲厲害,本文以部分殘字筆畫相合作爲標準進行拼合):

 

 

其中,“”與“欲”將該字大部分筆畫補充完整,“資”筆畫亦可對應、相連,所在簡面的茬口亦相合。此外,《阜蒼》C019詞”字作,恐怕還是“詩”字;“語”後一字作,與“報”右旁亦基本相合。據此,《阜蒼》C019當改釋爲:

 

……□。〔貪〕欲〔資〕〔貨〕,□〔洫〕〔䞚〕𥈜詩語報……【《阜蒼》C019

 

需要說明的是,漢牘本“羨”字作,對應的《北蒼》“羕”作/,二者爲形近訛誤關係,未知孰是,待考。

 

四、    《阜蒼》C031+《阜蒼》C063

 

《水蒼》有如下簡文:

 

……(亰—京)在北方。咸地(池?)𢇛(厈)竸陂四旁。【《水蒼》C025

……四荒高□(邑?)……【《水蒼》C026

……(酆)鎬林禁……【《水蒼》C027

 

《阜蒼》有如下簡文:

 

……□鄣隊(𤎩)亭。咸[土□]斥競(境),盡摶四荒。酆鎬【《阜蒼》C031

林禁苑(?)□……【《阜蒼》C063

 

張存良《水泉子漢簡七言本〈蒼頡篇〉蠡測》將上引簡文相互對照,將《水蒼》諸簡、《阜蒼》諸簡分別編聯在一起,[5]其說亦見於《水蒼》第130131頁。周飛先生則同意張存良先生的綴連,但無法確定二者是否屬於同一支簡。[6]漢牘本《蒼頡篇》第十亦有相關文句:

 

攻穿檐魯,壘鄣隊京﹤亭﹥。咸地斥鏡(境),盡薄四荒。酆鐈(鎬)林禁,

 

按《阜蒼》C031下端與《阜蒼》C063上端分別作:

 

 

可以看出二者邊緣的茬口是基本相合的,而且“鎬”右旁的筆畫已基本寫完,其下應無筆畫,因此,此二簡當可拼合,拼合之後茬口部分如下圖所示:

 

 

拼合之後的字間距也比較符合此二簡的行款。此外,《水蒼》第132頁將所謂“𢇛(厈)竸”讀爲“岸境”,訓爲“邊境”,其說非是。“𢇛(厈)”應即“斥”之誤釋,“斥境”爲漢人常語。

 

除了上述拼合之外,還有一些《阜蒼》簡,按照漢牘本提供的文句,似乎也可以拼合,但沒有筆畫相連或茬口相合等情況,無法確定(有的則屬於遙綴),由於難以確定其另一端能否與其他簡拼合,因此也就無法保證它們簡拼合之後不超過整簡長度,因此,本文對這類情況就不詳細討論了。

 

2020110日急就

 



[1] 阜陽漢簡整理組《阜陽漢簡〈蒼頡篇〉》,《文物》1983年第2期,第2434頁。初師賓等主編《中國簡牘集成》,敦煌文藝出版社2005年,第14冊“圖版選(卷下)”第295313頁,第18冊“河北省 安徽省(上)卷”第16551674頁(下文合稱此二書相關圖版和釋文爲《阜蒼》。其中,《阜蒼》的編號和釋文注釋與《阜陽漢簡〈蒼頡篇〉》大同小異,本文據後出者)。下引阜陽漢簡《蒼頡篇》資料均主要據《阜蒼》,並根據學者研究加以改釋,限於篇幅,不再一一注明。需要說明的是:由於《阜蒼》所著錄的圖版比例不統一,因此本文所附阜蒼圖版亦酌情等比例縮放,拼合示意圖亦按照簡寬及文字大小作相應縮放。

[2] 張傳官《據北大漢簡拼綴、編排、釋讀阜陽漢簡〈蒼頡篇〉》,《出土文獻》(第八輯),中西書局2016

[3] 下引資料包括如下著作,釋文多據原著,亦根據學者後出意見校改,不再一一注明:劉桓編著《新見漢牘〈蒼頡篇〉〈史篇〉校釋》,中華書局2019年。張存良《水泉子漢簡〈蒼頡篇〉整理與研究》,蘭州大學博士學位論文(指導教師:伏俊璉教授),2015年。下文簡稱爲“《水蒼》”。北京大學出土文獻研究所編《北京大學藏西漢竹書〔壹〕》,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下文簡稱爲“《北蒼》”。

[4] 梁靜《出土〈蒼頡篇〉研究》,科學出版社2015年,第89頁。

[5] 張存良《水泉子漢簡七言本〈蒼頡篇〉蠡測》,《出土文獻研究》(第九輯),中華書局20101月,第60—75頁。後發佈於簡帛網,2010129日。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1213。其說見該文第67頁例12

[6] 周飛《〈蒼頡篇〉綜合研究》,清華大學博士學位論文(指導教師:趙平安教授),20176月,第139頁。


本文收稿日期为2020年1月10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20年1月11日

点击下载附件: 2056張傳官:阜陽漢簡《蒼頡篇》拼合四則.docx

下载次数:56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