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王寧:釋上博簡二《昔者君老》中的“豊”字
在 2020/10/13 9:59:58 发布

釋上博簡二《昔者君老》中的“豊”字

 

(首發)

王寧

棗莊廣播電視台

 

上博簡二《昔者君老》第4簡云:

“……尔司,各共(恭)尔事,發命不夜。君卒,大(太)子乃亡䎽(聞)亡聖(聽),不䎽(聞)不命(令),唯𢙇(哀)悲是思,唯邦之大是敬。”

整理者注:“‘’字未詳,待考。”[1]此“”字原字形如下:

此字許多學者有過論釋,蘇建洲先生在《〈昔者君老〉簡4“受”字再議》一文中作了綜合,簡錄如下:

李銳先生讀“務”。

何琳儀先生釋“矛”讀“務”。

黃德寬先生略同何先生的看法。

蘇建洲先生曾釋“受”讀“務”。

顏世鉉先生釋“叟”讀“變”。

林素清女士釋“甹”讀“屏”。

蘇建洲先生對上述看法作了評議,認為都不可靠,最後認為當釋“受”讀“吏”。[2]

蘇先生點評諸家說不可靠比較公允,但是釋“受”讀“吏”照舊覺得牽強,“受”字下本從“又”,此從“人”形無義可說,而且“受”、“吏”聲韻差距較大,是否可通也是個問題。滕壬生先生《楚系簡帛文字編(增訂本)》把此字作為不識字列入《附錄》,[3]大概也是不信從諸家之說。

今按:此字當即楚簡文字“豊”之或體。楚簡文字中的“豊”有多種寫法,[4]比較常見的是“”(郭.語一16),而郭店簡《尊德義》的寫法比較特別,字形如下:

11  13   16

這種寫法與眾不同的是“𦥑”裡面的豎筆變成了“人”字,其原因可能是為了表明讀音加的聲符,因為“豊”是來紐脂部字,“人”是日紐真部字,脂、真二部是嚴格的陰陽對轉關係,所以“豊”可從“人”聲。如果把“人”看作是“尸”(書紐脂部)的簡寫的話,那就更近了。總之楚簡文字的“豊”有從“人”聲的寫法是不爭的事實。

《昔者君老》的這個“”字,應該是保留了較常見的“豊”寫法的上半,而把下面形旁的“豆”的部分替換成了聲旁的“人”,其和《尊德義》的從“人”聲的寫法相類, 是楚文字“豊”的一種比較特殊的寫法,所以它還是該釋“豊”,讀為“禮”。那麼,簡文那句就應讀作“唯邦之大豊(禮)是敬”。

“大禮”一詞先秦兩漢古書中習見,指隆重的禮儀或國家的重大禮法,如:

《左傳·文公三年》:“君貺之以大禮,何樂如之。”

《文公四年》:“今陪臣來繼舊好,君辱貺之,其敢干大禮以自取戾。”

《國語·魯語下》:“寡君使豹來繼先君之好,君以諸侯之故,貺使臣以大禮。”

《周禮·春官·大宗伯》:“詔大號,治其大禮,詔相王之大禮。”

又《小宗伯》:“凡大禮,佐大宗伯。”

《儀禮·聘禮》:“比歸大禮之日,既受饔餼,請觀。”

這些“大禮”是指隆重的禮儀或典禮。還有的是指國家重要的禮法制度,如:

《管子·中匡》:“遠舉賢人,慈愛百姓,外存亡國,繼絕世,起諸孤,薄稅斂,輕刑罰,此為國之大禮也。”

《呂氏春秋·不廣》:“知大禮,雖不知國可也。”

《春秋公羊傳·僖公二十二年》:“故君子大其不鼓不成列,臨大事而不忘大禮。”

《淮南子·詮言訓》:“大樂必易,大禮必簡。易故能天,簡故能地。大樂無怨,大禮不責,四海之內,莫不系統,故能帝也。”

《孔子家語·問禮》:“哀公問於孔子曰:‘大禮何如?子之言禮,何其尊?’孔子對曰:‘丘也鄙人,不足以知大禮。’公曰:‘吾子言焉。’孔子曰:‘丘聞之:民之所以生者,禮為大。非禮則無以節事天地之神,非禮則無以辯君臣、上下、長幼之位焉,非禮則無以別男女、父子、兄弟、婚姻、親族、疏數之交焉。是故君子以此為之尊敬,然後以其所能,教順百姓,不廢其會節。既有成事,然後治其雕鏤文章黼黻,以別尊卑上下之等。其順之也,而後言其喪祭之紀,宗廟之序。品其犧牲,設其豕腊,脩其歲時,以敬祭祀,別其親疏,序其昭穆,而後宗族會宴。即安其居,以綴恩義,卑其宮室,節其服御,車不雕璣,器不彫鏤,食不二味,心不淫志,以與萬民同利。古之明王,行禮也如此。’”

根據《孔子家語·問禮》裡的解釋,可知國家重要禮法制度的“大禮”包含很廣泛,當然也包括喪禮在內。《白虎通義·喪服》云:

“臣下有大喪,不呼其門者,使得終其孝道,成其大禮。《春秋傳》曰:‘古者臣有大喪,君三年不呼其門。’”

可見喪禮也屬於“大禮”。《昔者君老》簡4裡所說的內容就是國君死了,太子服喪期間不聞事、不聽政、不下命令,心裡想的只是哀悲,所要遵奉的只是國家的大禮。君主死了是國家的大喪,這個“邦之大禮”就是指喪禮。這樣解釋,文意也比較圓通。

 

 

 



[1] 馬承源主編:《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246頁。

[2] 蘇建洲:《〈昔者君老〉簡4“字再議》,載氏著《〈上博楚竹書〉字詞柬釋》,萬卷樓圖書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16-23頁。

[3] 滕壬生:《楚系簡帛文字編(增訂本)》,湖北教育出版社2008年,1289頁。

[4] 字形可參看滕壬生:《楚系簡帛文字編(增訂本)》,484-486頁字形。



本文收稿日期为2020年10月8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20年10月13日

点击下载附件: 2136王寧:釋上博簡二《昔者君老》中的“豊”字.docx

下载次数:27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