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吳鎮烽: 釋讀山西黎城出土的季姒盤銘文 ——兼論否叔器
在 2020/10/19 20:31:44 发布


釋讀山西黎城出土的季姒盤銘文

——兼論否叔器

 

(首發)

吳鎮烽

陝西省考古研究院

 

2006年山西黎城縣黎侯鎮西關村春秋早期墓葬M7出土了一組青銅器,包括鼎一件,簋兩件,壺兩件,盤、匜各一件[1],均未發現使用痕跡。其中青銅盤的內底鑄銘文24字,從盤銘可以確定這是一組隨葬死者的遣器,爲我們探討古代喪葬制度、用鼎制度以及對青銅器功能的研究有着重要意義

一、季姒盤銘文考釋

該盤通高11.4、口徑33.2、腹深4.9、足徑25.6釐米,重3.675公斤。敞口坦底,窄沿方唇,腹部圜收。一對附耳高聳,圈足外侈,外底有加強筋,腹部飾一周重環紋。銘文是:“中(仲)丂(考)父不彔(祿),季Snap1(姒)耑誓,遣爾般(盤)、Snap4(匜)、壺兩、Snap5(簋)兩、鼎一,永害(匃)福爾後。”(圖一)現詮釋如下:

Snap2


“仲考父”,死者,也就是受器者。從同墓地M8出土的器銘可知死者名Snap6[2],字考父,兄弟間排行第二,擔任楷侯宰,是楷侯的家臣。

“不彔”,即不祿,金文中也有作非彔的(見曾亘嫚鼎)。“祿”是指官吏的俸給。《廣韻·屋韻》:“祿,俸也。”《集韻·屋韻》:“居官所給廩。”《國語·楚語下》:“成王每出子文之祿,必逃。”韋昭注:“祿,俸也。”《周禮·天官·大宰》:“四曰祿位,以馭其士。”鄭玄注:“祿,若今月俸也。”《禮記·王制》:“任事然後爵之,位定然後祿之。”“不祿”就是不再能享受俸祿,所以古代士死便諱稱“不祿”。《禮記·曲禮下》:“天子曰崩,諸侯曰薨,大夫曰卒,士曰不祿,庶人曰死。”鄭玄注:“不祿,不終其祿。”孔穎達疏:“士曰不祿者,士祿以代耕,而今遂死,是不終其祿。”仲考父爲楷侯宰,死後稱“不祿”,身份應是士一級。

“季Snap1”,即季姒。作器者,參考M8出土器銘可知她是仲考父的夫人,來自姒姓國。

“耑”,音zhuān,同專。專一,專此,專意。

“誓”,有告訴、告知之義。《儀禮·大射》:“司射西面誓之曰:公射大侯,大夫射參,士射干。”杜預注:“誓,猶告也。”《逸周書·世俘》:“用小牲羊犬豕於百神水土于誓社。”孔晁注:“誓,告也。”

“遣”,送也。也用作名詞,指死者隨葬的器物。《儀禮·既夕禮》:“讀遣卒,命哭,滅蠋出。”鄭玄注:“遣者,入壙之物。”盤銘記載遣器的種類及數量,具有《儀禮·既夕禮》中所說的“書遣於冊”的性質。

“爾”,第二人稱代詞,相當於“你”。商周時期上下通用,不分尊卑,後來只用於平輩或者上對下。《詩·小雅·無羊》:“誰謂爾無羊?三百維羣!”鄭玄箋:“爾,汝也。”《正字通·爻部》:“我稱人曰爾……古人臣稱君皆曰爾。”

“害”,讀爲匃,意爲祈求、乞求。《說文·亡部》:“匄(匃)气(乞)也。”《玉篇·勹部》:“匃,乞也,行請也。”《左傳·昭公六年》:“禁芻牧採樵,不入田,不樵樹,不採蓺,不抽屋,不強匃。” 陸德明釋文:“匃,本或作丐。音蓋,乞也。” 《漢書·陳湯傳》:“家貧匃貣無節,不爲州里所稱。”顏師古注:“匃,乞也。”

“福”,即幸福,福氣。古稱富貴壽考、康健安寧、吉慶如意齊備爲之福。《書·洪範》:“五福:一曰壽,二曰富,三曰康寧,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終命。”《詩·小雅·瞻彼洛矣》:“君子至止,福祿如茨。”鄭玄箋:“爵命爲福,賞賜爲祿。”孔穎達疏:“凡言福者,大慶之辭;祿者,吉祉之謂。”《禮記·祭統》:“賢者之祭也,必受其福,非世所謂福也。福者,備也。備者,百順之名也,無所不順者謂之備。”另外,福還有保佑、造福之義。《說文·示部》:“福,佑也。”《左傳·莊公十年》:“小信未孚,神弗福也。”《三國志·魏志·文帝紀》:“使死者有知,將不福汝。”

“後”,指子孫後代。《詩·大雅·瞻卬》:“無忝皇祖,式救爾後”,鄭玄箋:“後,謂子孫也。”《書·太甲上》:“旁求俊彦,啟迪後人。”蔡沈集傳:“旁求俊彦之士,以開導子孫。”晉陶潛《命子》:“三千之罪,無後爲急。”

盤銘大意是說:仲考父去世了,季姒專此奉告:致送給你盤、匜各一件,壺兩件,簋兩件,鼎一件,祈求福佑你的子孫。

M7M8相鄰,是夫妻並葬。M7是楷侯宰Snap6(仲考父)的墓,M8是夫人季姒的墓。仲考父隨葬的青銅禮器是夫人所作的遣器,說明仲考父先亡,隨葬器物與盤銘所記完全相符,反映了這個時期士一級使用禮器的情況。季姒墓隨葬禮器也是一鼎二簋二壺一盤一匜,只是多了一甗,說明夫人的等級隨從其夫。


二、否叔器銘文考釋

季姒盤銘文明確說仲考父去世,季姒製作隨葬器物爲之遣送,爲研究商周青銅器中的遣器,提供了重要的證據。由此我們聯想到了1999年張光裕先生公佈的否叔所作的一組器物,有必要對其再作探討。

否叔器組是西周早期後段之物,包括尊、卣、觚(2件)、爵(2件)、觶等。否叔尊、卣的銘文是:“否叔獻彝,疾不已,爲母宗彝則備,用遣母Snap7”(圖二),否叔觚甲銘文是“否用遣母Snap7”,否叔觚乙銘文是“用遣母Snap7”,否叔爵銘文是“用遣”,否叔觶銘文是“遣”。銘文逐件省減,直到只用一個“遣”字。

13299否叔卣ga(史語所)


張光裕先生稱這組器物爲“遣器”,這是十分正確的,但張先生將銘文最後的“Snap7”釋爲“霝”,認爲有兩種可能:一爲名詞,是否叔母親的名字;二是可讀作“霝終”之“霝”(令),訓作善,“用遣母霝”是説“母有善終,因以爲遣。”[3]

基於銘文中有一句“疾不已”,學者們多與疾病聯繫在一起。張光裕先生認爲染疾者是否叔之母,患病而亡。陳英傑先生認爲染病者是否叔本人,也把銘文後邊的“Snap7”釋爲“霝”,讀爲神靈的“靈”,認爲自己久病不愈是母親的神靈作祟,“用遣母靈”是遣送作祟母親的神靈[4]。李學勤先生將“Snap7”釋爲“星”,讀爲“眚”,訓爲“災”[5]。李春桃先生贊同李學勤先生之說,並以爲“疾不已”是否叔染疾,原因是其母作祟所引起,“爲母宗彝則備,用遣母眚”就是專門爲其母準備了一套銅器,以遣逐亡母所作之災眚。進而認爲這一組“宗彝”是祭祀禮器,是否叔爲了遣逐母親眚祟而作的祭器,不是遣器,並說銘文首句“否叔獻彝”所獻之彝不是此套銅器,另有所指[6]

馮時先生認爲銘文中“疾”訓作痛,“疾不已”是指器主悲哀痛苦之情不絶。馮先生認爲“遣”是遣奠之意;銘文最後一字爲“晶”,“晶”是星的初文,“母晶”即“母精”,指母之魄體與其精魂[7]

要解決否叔尊、卣銘文的釋讀,關鍵在於認識銘文最後邊的“Snap7”。筆者在《商周青銅器銘文暨圖像集成》中也曾釋作“霝”,這是錯誤的。該字的結構並不是並列的三個口,而是左右各爲一個C形,方向相反,中間是一個方框。一般釋爲Snap8。商代晚期字多爲象形,Snap8呈長方框中有一橫畫,如日本山中商會父乙鼎的“41212父乙鼎”,父乙方彝的“13515父乙方彝”;西周早期則變成“C”形,Snap8變成空心方框或者實心方形,如故宮博物院隻爵的“08524隻爵”,河北博物館聑Snap8卣的“13170卣”和聑Snap8爵的“07024爵”等。這是一個族徽(或者複合族氏銘文)。故銘文之後的“聑Snap8”,是作器者否叔的族氏標識,與銘文內容無關。

這個問題解決了其它問題就迎刃而解,既排除了“久病不愈”,也排除了“鬼魂作祟”的紛擾。

銘文首句“否叔獻彝”,語言直白,是說否叔爲母親獻彝,也就是給母親製作隨葬品。因後句有“爲母”,故這裏便省略了受器者“母”。

“疾不已”,疾是一個多義詞,既是名詞,指疾病、病痛,也可作動詞,表示憂慮、憂患、著急。《玉篇·疒部》:“疾,患也。”《論語·衛靈公》:“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莊子·田子方》:“草食之獸,不疾易藪;水生之蟲,不疾易水。”成玄英疏:“疾,患。”另外,“疾”還有盡力,努力之義。《荀子·榮辱》:“小人也者,疾爲誕而欲人之信己也,疾爲詐而欲人之親己也。”《墨子·尚賢上》:“有力者疾以助人,有財者勉以分人。”《呂氏春秋·尊師》:“疾諷誦,謹司聞。”“不已”,不止,繼續不停。《詩·周頌·維天之命》:“維天之命,於穆不已。”孔穎達疏:“言天道轉運無極止時也。”“否叔獻彝,疾不已”是說爲了給母親獻彝(鑄造遣器),心情憂慮不止、焦慮不已或者是不斷盡力辦理。

“爲母宗彝則備”,則,副词。犹乃,才。《詩·小雅·出車》:“既見君子,我心則降。”《孟子·梁惠王下》:“齊人將築薛,吾甚恐,如之何則可?”“備”,完備;齊備。《廣韻·至韻》:“備,具也。”《易·繫辭下》:“廣大悉備。”《詩·小雅·楚茨》:“禮儀既備,鍾鼓既戒。”“爲母宗彝則備”是說給母親的宗彝(隨葬品)製作齊備。

“用遣母”,用,介詞,表示行爲、動作賴以進行的憑藉,相當於“以”。“用遣母”與季姒盤的“遣爾”句式完全相同,可以互證,前者只是把隨葬品(宗彝)置於“遣母”之前,後者則是把遣送的器物放在“遣爾”之後。“用遣母”是說用以致送給母親,也就是說隨同母親埋葬。另外的幾件器物上的銘文無論是“否用遣母”、“用遣母”、“用遣”還是“遣”,都表明其遣器的性質,所以說否叔器組是真真正正的遣器,毋容置疑。

全篇銘文按字面本身解釋順暢無礙,大意說否叔爲給母親獻彝(製作隨葬品),不斷盡力辦理,給母親的宗彝製作齊備,用以致送母親(隨從母親一起埋葬)。

 

註釋

[1]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山西黎城西关墓地M7M8发掘简报》,《江漢考古》20204.

[2] 楷侯宰之名在拙著《商周青銅器銘文暨圖像集成》12241楷侯宰Snap6壺中隸定爲從吹從皿從女,不確,發掘簡報隸定爲從吹從龠亦是錯的。從壺甲(M8.12)的器銘看,該字從吹從女當是本字,壺乙(M8.7)器銘上部從吹,下部則是女字上舉雙手抱,應是女字的繁化,所謂的也是雙手的訛變,故今以器銘壺甲隸定爲Snap6

[3] 張光裕:《西周遣器新識——否叔尊銘之啟示》,《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70本第3分,1999年。

[4] 陳英傑:《西周金文作器用途銘辭研究》,線裝書局,北京2008年。

[5] 李學勤:《論殷墟卜辭的新星》,《北京師範大學學報》20002期。

[6] 李春桃:《否叔諸器銘文釋讀——兼釋甲骨文中的“眚”字》,《文史》,20191輯。

[7] 馮時:《我方鼎銘文與西周喪奠禮》,《考古學報》20132期。

 

 

 


本文收稿日期为2020年10月16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20年10月19日

点击下载附件: 2141吳鎮烽: 釋讀山西黎城出土的季姒盤銘文 ——兼論否叔器.docx

下载次数:88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