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术动态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劉海宇、玉澤友基編《日本巖手縣立博物館藏太田夢庵舊藏古代璽印》出版(附孫慰祖先生序、編者後記)
在 2020/11/1 10:48:57 发布

劉海宇、玉澤友基編《日本巖手縣立博物館藏太田夢庵舊藏古代璽印》出版

(附孫慰祖序、編者後記)

 

劉海宇、[]玉澤友基編《日本巖手縣立博物館藏太田夢庵舊藏古代璽印》20209月由上海書畫出版社出版,全書分上下兩冊16開,定價人民幣898圓。

 

 

編者簡介

 

劉海宇,山東鄆城人,巖手大學平泉文化研究中心教授。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日本考古學協會會員。致力於研究中國傳統語言文字學、中國古代史、中日交流史等。出版《山東漢代碑刻研究》、《平泉文化の國際性と地域性》(合著)、《風雅好古ー太田夢庵の金石収蔵研究と文人の世界ー》(合著)等,發表中、日文論文五十餘篇。

 

玉澤友基,號岑砦,日本盛岡人,曾師從村松大感、木村知石等先生學習書法。巖手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部教授。讀賣書法會理事、全國大學書道學會理事、巖手日報書展會常任理事,書法組織“北玄會”主宰。研究方向為漢字書法、近代學人書法、中國書法史等。書法作品多次入選日展等,獲讀賣新聞社獎。出版《小學書寫》(合著)、《中學書寫》(合著)書法教材以及《風雅好古ー太田夢庵の金石収蔵研究と文人の世界ー》(合著)等,發表研究論文十餘篇。

 

   

 

/1

概說/1

凡例/1

夢庵藏印/1

楓園集古印譜/247

楓園集古印譜續集/587

後記/659

 

 

中日書法篆刻的聯結與互動,是藝術史上的一個獨特現象。這一現象所依托的學術資源,來自對中國古代金石文字的收藏與研究。

明治時代後期,熱衷於漢字藝術的日本學人對這一關系產生了更為深刻的認知,引發了對晚清金石學取得的新材料、新成果以及它所影響下的書法篆刻風格新走向的強烈關注與追蹤的潮流。作為文化風氣的呼應,一些渡海來華的人士,交遊於當時的金石學家、書法篆刻名家之間,對尋覓金石文字遺物、研討書史印史及創作技法新潮投入了異乎尋常的熱情,乃至於成為一種具有時尚色彩的生活方式。隨之,形成了一百多年來中國碑刻、璽印收藏研究領域最主要的域外一脈。這部分先驅人物在推動十九世紀末、二十初前期日本國內漢字文化研究與書法篆刻革新的意義和地位,人們已經看得十分清楚。 

有規模地收藏中國璽印與名家篆刻,在明治後期至昭和前期出現了一波高潮。僅以現存日本的古璽印而言,屬於這一波收藏熱中的大宗,以藤井靜堂、中村不折、大谷禿盦、太田夢庵、大西行禮、園田湖城以及中村準一等人的系統為代表,加上零星的個人收藏,總數在八千枚以上。接步而起的當代若干有代表性的收藏系統,是形成於昭和後期至平成時期的又一波,較二十世紀八十年中國社會民間收藏的再度興起則動更早一些。目前的收藏數量,據我了解也在五千枚以上。因此,收藏於日本的這部分實物,無論對於研究中國璽印本體還是其所藴含的文字史料與藝術形態,都是不可忽略的一個重要部分。

作為這一領域中的早期人物,無論是人生經歷、生活趣尚,還是收藏品位和著錄成果,太田夢庵都是一個時代最有代表性的標本之一。 學成於早稻田大學的太田夢庵,熱衷書法,又曾經師從名家醉心研習篆刻,這成為後來溯源而上追尋漢字藝術星宿海的觸發點,是他進入璽印鑒藏、印學探索的最初入口。在中國工作、生活的一段時期,對他的志趣延伸、提昇來說無疑又是一個風雲際會。他結識並得以問業於在古物鑒賞和金石學研究方面居於引領地位的方若、羅振玉,相與切磋,這可以說是夢庵收藏和印學生涯早期的重要依托。搜求、鑒賞、研討、輯譜,無論是在華時期還是回國以後,這一過程中的太田夢庵走進了一個別有洞天的學術世界,擁有一片個人遊弋、玩味、尋思的古印天地,實現了一位古璽印研究家的自身塑造。而沈湎於探索上下二千年印史足跡,不時與異國古代歷史的一個個細節對話,我想也成為了他很長一段時期裏的生活方式

夢庵藏印多方面的學術價,以及他先後一系列譜錄的形成過程,在劉海宇、玉澤友基兩位先生撰寫的《概說》中已有精當的考訂與論說,這裏我想就夢庵藏印體系的兩個顯著特徵進一步申說如下看法。

夢庵藏印現存的格局,主要完成於二十世紀四十年代之前。這是中國古璽印斷代研究處在宏觀板塊與模糊言說的階段。在這樣的背景下來審視夢庵藏印與同時期其他收藏體系的不同之處,突出的不是因為它的數量,而是因為它完成了一部真實的、完備而平衡的中國古璽印實物史的構建,它所體現的學術框架,達致了那一時代可能的認識高度。

首先,是夢庵藏印嚴謹的鑒真標準代表了時代的前沿水平。藏品的真實性對於以古璽印文字、實物作為史料的研究來說極為重要。晚清至民國早期,璽印作偽手法不斷變化,提昇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水平。流傳下來的明代仿鑄加上當時新偽的品種,如影相隨廁入各種藏印譜錄,即便一些名聲顯赫的收藏體系亦未能幸免。但從太田夢庵先後所輯幾部印譜到全部藏印實物來看,卻甚少有受染之弊,僅極個別的藏品容或有進一步討論的余地。這不僅在當時認識條件下具有了標杆的地位,即便置於近幾十來的藏印實踐中,仍然堪為一個範例。在這一方面,與此相伯仲的是羅振玉的《赫連泉館古印存》和《罄室所藏璽印》兩譜。因此,夢庵藏印的這一特點,除了其本人的學識與性格以外,我想當與方若和羅振玉父子的引導、提點有著十分密切的關系。

其次,夢庵藏印所體現學術視野,站在了中國古璽印史的立足點之上。宋代以來集古印譜所代表的藏印理念,基本不是一個歷史的框架而是尚古或者審美的框架。這一現象與傳統學術觀念上的偏失有關。明代篆刻藝術興起後,唯“秦漢”是尊的主張又進一步固化了收藏群體的取向。首先突破這一框架的是晚清瞿中溶,他在考證官印的著作中率先納入了隋唐以下的遺物。而後則是羅振玉進一步指出隋唐宋元官印“為當世之所忽”,乃輯隋、唐、宋、遼、西夏、元、明各代官印成《隋唐以來官印集存》。羅氏的這一前瞻性理念顯然拓寬了太田夢庵的眼界,而且在夢庵的收藏經略中得到進一步的延伸。現存的一千余枚藏印中,不僅先秦以下至清代歷朝漢字、民族文字官印幾無缺環,而且各個時代私印同樣品類完整,選取則貫徹不同文字、形態、質料兼收並蓄的原則,由此構成了一個時代序列齊全、功能與風格類型多樣的體現中國古璽印演化發展的實物體系。

顯然,太田夢庵藏印的內涵表明,他的收藏觀不是獵奇的、唯美的,而是歷史的、學術的。在二十世紀前期形成的各個公私收藏體系中,夢庵藏印凸顯出卓而不群的品格,因而也就具有了更多方面的歷史文化價

我讀到夢庵藏印始於1985年,因為《兩漢官印匯考》之編,檢閱了大量藏印譜錄。太田夢庵所輯的《楓園集古印譜》和《楓園集古印譜續集》中一些獨有的品類給我印象很深。20176月,利用在明治大學講學的時間並得到巖手縣立博物館的賜助,有幸在該館觀覽了全部藏印實物,獲得了更多的示與思考。當時,劉海宇、玉澤友基兩位先生正在整理這部分藏品,我們多有切磋之樂。由於夢庵生前鈐印的譜錄發行很少,絕大多數中日研究者和篆刻家難以見到這批資料,從這個意義上說,它幾乎是全新的。現在,巖手縣立博物館將太田夢庵全部舊藏璽印以更為合乎研究、鑒賞的體例交付出版,我想這不僅因應了中日學林同道期待已久的願望,同時也是對當年在印海中苦心搜求的太田夢庵先生最好的告慰。

 

孫慰祖   

2020328日夜

於可齋暫棲閣 

 

   

 

1920年,太田夢庵發行自藏古璽印印譜《夢庵藏印》,至今已經過去了整整一百年。至《楓園集古印譜續集》發行的1932年,夢庵舊藏一千餘顆古璽印全部遠渡東瀛,再也沒有回到故當年夢庵發行的印譜均為鈐印本,發行數量極少,今人尤難看到。這次能在它的故-中國出版這批古璽印的全方位信息,不僅具有紀念意義,也具有一定的學術價,同時又是對太田夢庵先生的最好緬懷。

本書編者之一的玉澤友基自1980年代即開始陸續收集有關夢庵藏印的材料,2000年至2001年暑假期間,得到巖手縣立博物館的特別許可,對全部古璽印重新進行了鈐印。自2015年冬季始,本書編者兩人組成研究小組,合作調和研究這批古璽印。在調過程中,巖手縣立博物館專門學藝調員原田祐參先生對於我們的無數次打擾,總是不厭其煩,為我們提供諸多便利,至為感謝他的傾力相助。

古璽印之學積澱豐厚,宋代以來的藏印譜錄以及前賢的著作難記其數,戰國文字的研究成果也日新月異,我們在研究過程中遇到很多困難。幸運的是,2017616日上海博物館孫慰祖先生來巖手縣立博物館考察,承蒙明治大學石黑ひさ子(Ishiguro Hisako)女史的紹介,我們忝列陪同。20171221-23日,蒙上海復旦大學廣瀨薰雄先生的溝通,我們又榮幸地邀請到上海復旦大學劉釗先生來巖手考察古璽印。兩位先生給予很多指導,又給我們以積極評價和熱情鼓勵,使得我們的研究得以順利進行。知遇之感,銘篆難忘。

201936-62日,我們在巖手縣立博物館策劃了《風雅好古-太田夢庵の金石収蔵研究と文人の世界》展覽,同時出版了展覽圖錄。為配合展覽,進一步推進古璽印的研究,421-22日我們和上海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聯合在巖手大學舉辦了《中國古璽印國際學術研討會2019IN 巖手)》,上海復旦大學派出由劉釗先生、陳劍先生、施謝捷先生、廣瀨薰雄先生組成的強大學術團隊,來巖手大學參會。會後,我們組成聯合調組,參觀和考察了日本諸多收藏機構所藏的古璽印。期間,屢承諸位先生賜教,使我們獲益良多,是所至感。這些活動擴大了我們的視野,拓寬了我們的研究思路。

承蒙劉釗先生的熱情推薦、上海書畫出版社社長王立翔先生的果斷決策以及巖手縣立博物館館長高橋廣至先生的慨然應允,使得本書能在中國順利出版,藉此對三位先生謹致謝忱。作為本書的學術顧問,劉釗先生又抽出時間審核了全部古璽印的釋文,更令我們感激莫名。孫慰祖先生在百忙之中為本書賜序,對夢庵的古璽印收藏和本書的出版給予很高的評價,實為榮幸之至!

此外,太田夢庵令孫太田稔先生(巖手醫科大學名譽教授、盛岡大學原理事長)、巖手大學副校長藪敏裕先生、印章之路研究所所長松村一德先生、巖手縣立博物館菅野誠喜先生、安徽建築大學陳治軍先生、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嚴志斌先生等諸位也給我們提供了很多幫助,藉此一併申致謝意。最後要特別感謝上海書畫出版社編輯朱艷萍女史、楊少鋒先生為本書出版所付出的努力!

因學力所限,書中定有不少缺陷和不足之處,敬請方家學者批評指正。

 

內頁書影

 

 

    


  

  

  


 

信息來源:上海書畫出版社藝度金石書畫錄微信公眾號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