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吳鎮烽:淺議北白鵝虢季甗中的“匽姬”
在 2020/12/14 15:51:04 发布

淺議北白鵝虢季甗中的“匽姬”

 

(首發)

吳鎮烽

陝西省考古研究院

 

2020128日考古匯公衆號發佈了《山西垣曲北白鵝出土周代虢國重器》一文,介紹了山西運城市垣曲縣英言鎮北白鵝村重大考古發現。該村發現一處兩周之際到春秋早期的貴族墓地,目前發掘了9座大中型墓葬,出土帶有銘文的青銅器近50件套,其中有西周中期的奪簋、春秋初期的虢季甗(圖一)等。

  

   圖                

虢季甗沒有公佈銘文照片,僅公佈了釋文是“虢季爲匽姬作媵甗,永寶用享”12字。其後,《文博中國》20201211日發表的《山西北白鵝墓地殷遺民Or周人貴族?專家直呼讓人捉摸不透》一文,公佈了該甗的銘文照片(圖二)。可知銘文爲11字,其中並沒有“作”字。我的釋文是“虢季爲匽(燕)姬01(媵)獻(甗),永寶用亯(享)”。有學者懷疑“這裏的匽會不會是春秋時期的姞姓南燕國”,有的學者以該墓地M6出土9件編鐘13件石磬,符合春秋早期國君級墓葬會用到甬鐘,也以爲該墓地有可能是姞姓的南燕國;更有人以西周時期南燕國的地望在山西汾水流域的聞喜、夏縣之間,春秋初期遷到河南衛輝、延津地區,距離垣曲不遠爲據,認爲“匽姬”可能是“嫁到南燕的姬姓虢氏女子”。還有學者在《山西垣曲出土青銅器奪簋解讀》中認爲“‘虢季爲匽(燕)姬作媵甗’似乎表明,虢國與‘匽(燕)’存在聯姻,匽(燕)姬指的是嫁往匽(燕)國的姬姓女子,也就是虢季的宗女。那麼此匽(燕)國可能不是召公奭後裔的北燕,而是姞姓的南燕。那麼‘太保燕仲’可能與《左傳》中記載的燕仲父有關。”

這件甗的銘文有“媵”字,肯定是一件媵器,解釋爲虢季爲自己的女兒出嫁(到南燕)所作的媵器可以說得通,但是,有四點不好講通。其一,這件甗並沒有出土在南燕國所在的河南衛輝、延津地區,而是出在山西垣曲,所以南燕國的可能性似乎並不存在;其二,目前傳世和出土的青銅器中還沒有發現南燕國的器物,也沒有發現與南燕國相關的銘文;其三,南燕國的“燕”是否也寫作“匽”目前還無從得知;其四,更爲不好解釋的是該墓地M5出土有燕太子簋,銘文是“匽(燕)大(太)子乍(作)彝簋”,還有M6出土“太保匽中”盨。這些燕器,只能理解爲姬姓燕國之物。怎麼也看不出有南燕國的色彩。《史記·燕召公世家》載:“召公奭與周同姓,姓姬氏。周武王之滅紂,封召公于北燕。”司馬貞《索隱》:“武王封之北燕,在今幽州薊縣故城是也。北燕國的“燕”西周到春秋時期的金文作“匽”。始封君是召公奭,但他留在宗周輔佐成王,由長子克就封,故址在今北京市房山區琉璃河童家林,約在公元前7世紀,燕國兼併薊國,並以薊城爲都,故址在今北京市區西南部廣安門附近。西周時期燕國就和晉南一些異姓侯國有着婚姻關係,如2007年山西絳縣橫水鎮橫北村西周倗國墓地M2158就曾出土有太保鬲。倗國是一個媿姓小國,太保鬲不可能是掠奪而來,應是燕國宗女嫁於倗伯,將太保器帶到了倗國。該墓還出土有魯侯鼎、芮伯諸器,這些都是姬姓諸侯國。2010年山西翼城縣隆化鎮大河口霸國墓地M1出土的燕侯旨尊、卣共3件,銘文是“燕侯旨作姑妹寶尊彝。”同墓出土還有兩件旨爵,銘文是“旨作父辛爵。”大河口墓地是媿姓霸國的族墓地,說明該墓是霸伯夫人的墓葬,也就是來自燕國的女子,燕侯旨的姑妹,她把燕侯旨給父親所作的兩件祭器也帶到了夫家,死後埋在了自己的墓葬。“姑妹”一詞如何理解,一種可能就是其姑名叫“妹”,或者她的年齡小於燕侯旨,故燕侯旨稱其爲“姑妹”。

鑑於上述理由,筆者認爲這個“匽(燕)姬”應該就是姬姓燕國的女子。她不可能是虢季的女兒或者姊妹嫁到燕國,因爲燕、虢同爲姬姓,也不是虢季的女兒或者姊妹嫁到南燕國。這件甗應該是虢季給同姓的燕侯宗女出嫁所作的媵器。只是女子的稱謂是由父家國氏+父家的姓組成。這種稱謂是女姓稱謂中他稱的一種方式。

作器者虢季就是三門峽虢國墓地M2001的墓主,生世在兩周之際到春秋初期,這點也與甗的時代相符。

至於“太保燕仲”與“燕仲父”更是無法聯繫在一起。我們知道燕仲父是南燕人,見於《左傳》,生世在春秋早期到春秋中期前段,曾參與東周五個大夫聯合蘇國、衛國,於公元前675年驅逐周惠王,擁立王子頹爲天子事件,並於公元前640年“春,鄭伯和王室不克,執燕仲父“(見《左傳·莊公二十年》)。此時已進入春秋中期,而北白鵝M3出土的器物與三門峽虢季墓相似,時代在兩周之際或者春秋初期,況且,燕仲父並沒有擔任過周太保。故“太保匽中”絕不會是南燕仲父,他應是太保召公奭的後裔。

另外,《商周青銅器銘文暨圖像集成續編》收錄有賈叔鼎、簋兩件,傳說出土於晉南,這兩件鼎、簋的情況與虢季甗極爲相似。銘文是“唯王二月既死霸丁亥,賈叔作晉姬尊簋,其用享用孝,用祈萬壽,子子孫孫永寶用。”賈國與晉國同爲姬姓,賈叔給晉姬作器,晉姬不可能是賈叔的女兒或者姊妹嫁到晉國,只能是賈叔爲出嫁的晉侯宗女所作的媵器或者饋贈品。

《左傳·成公八年》云:“衛人來媵共姬,禮也。凡諸侯嫁女,同姓媵之,異姓則否。”《公羊傳·莊公十九年》說:“媵者何?諸侯娶一國,則二國往媵之,以姪娣從。”《儀禮·士昏禮》也有:“婦徹于房中,媵御餕,姑酳之。”鄭玄注:“古者嫁女必姪娣從,謂之媵。姪,兄之子;娣,女弟也。”從金文中得知,媵女除同姓諸侯國外,異姓諸侯國也從媵,與《左傳》所說不同。諸侯可以以本國的女子往媵另一個同姓國出嫁的女子,那麼,給同姓國出嫁的女子製作媵器,那更在情理之中了。虢季甗、賈叔鼎簋發現的意義所在,就是給我們提供了這一方面的有力例證。

 

 

 



本文收稿日期为2020年12月13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20年12月14日

点击下载附件: 2169吳鎮烽:淺議北白鵝虢季甗中的“匽姬”.docx

下载次数:88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