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李愛輝:國圖藏甲骨殘片補考
在 2021/4/22 11:44:00 发布


国图藏甲骨残片补考*

 

李爱辉

  

内容摘要:本文对国图藏的十一片甲骨进行缀合和考释。第一组甲骨缀合后出现了一条新的卜辞,这条卜辞可进一步加深对“登”字字义的理解,也纠正了旧有考释中的误识。第二至四组均涉及国图未曾著录过的甲骨。这些甲骨本身既是新材料,缀合后又提供了新的研究信息。

关键词:国家图书馆  甲骨  缀合  考释

 

国家图书馆是国内藏甲骨数量最多的单位。“国图藏甲骨属于非科学发掘出土的资料,碎片尤多,缀合研究在整理工作中尤显重要”[1]2018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国家图书馆藏甲骨整理与研究”立项成功,馆藏甲骨出版在即,这也是学界一直期盼的。本文揭示了笔者缀合的五组国图甲骨,它们从多个方面体现了国图藏甲骨的重要学术价值。也希望通过这十一片甲骨的补考能引起学界,尤其是整理者的关注:在著录这批甲骨时,能在重“新”的同时,务必保“全”。

第一则:《合集》9510正反(《善》14311正反)+《合补》4545正反(歷藏20555正反),缀合结果见图1

《合补》4545正仅留有残笔,无一整字,释读较有难度,各家释文如下:

                     《校释总集》

                     《摹释全编》

𢎥(勿)…(登)…      汉达文库

将其与《合集》9510缀合后,卜辞虽仍有残损,但刻写在齿缝(下剑缝)附近的这条卜辞,其占卜事类和内容已可推知。在拟补这条卜辞之前,有必要先对典宾类右腹甲(后甲+尾甲)的卜辞行款特点做简单梳理。下剑缝靠近原边处,卜辞行款走向有两种:第一种是由千里路向原边方向契刻,第二种是由原边向千里路方向契刻。第二种[2]有时为了避兆,第一行行文会比较长,回行向千里路方向刻写时,第二行的起始字则会低于兆枝(自然也就与第一行产生错行,即低于第一行起始字的位置),再回行时,第三行起始字则平行于第二行的起始字(有时略高一点,如《醉古集》326),或低于第二行的起始字(如《合集》151正、《合集》418)。下文我们就结合下剑缝第二种行款特点来“补辞”。

卜辞中“乎(呼)”、“耤”同见的例子不是很多,现将相关卜辞附列于下:

庚申卜,亘贞:乎(呼)雷耤于明。一 二 三 四 二告

《合集》14+3788[3]

甲申卜,宾贞:乎(呼)耤,生。一 二 三 四 二告  

《合集》904

王乎(呼)耤[]明。

[贞:𢎥(勿)]乎(呼)耤于明。

《合集》9502+《乙补》6071+6347+R037203[4]

丙辰卜,争贞:乎(呼)耤于陮,受㞢(有)年。

《合集》9504+《乙》4982+《乙补》6091(《醉古集》197

乎(呼)耤于㐭(廪)北兆。不。四 八             《合集》9509

贞:乎(呼)耤                          《合集》9510

从《合集》14正的“乎(呼)雷耤”可知,“乎(呼)耤”是省略了“兼语”,即乎(呼)的宾语、耤的主语,这也是古今汉语兼语句的差异之所在。由此可见,古今汉语兼语句的这种差异可以追述到商代的甲骨文。   

“耤”字左侧一字,现有释文均未释读。从上述所列卜辞可知“乎(呼)耤”后接的多是“于”字。观察图版,“耤”左侧《合补》4545正上的残笔是向右倾斜的小撇,且残笔位于兆干下方;“耤”左侧《合集》9510正上有一短横笔。综合残笔的刻写形式及其所处位置,可以确定这个残字就是“于”字。这样看来,无论是从卜辞行款还是从内容上来分析,“于”字上方也是不存在刻字的。

“于”字左侧一字上述释文中均释为“登”[5],从字形上来看似应为此字。那“登”字上方是否存在刻字呢?结合上文第二种行款的特点,这条卜辞第二行的起始字为“于”,“于”字的上方和下方均不存在刻字,所以第三行的起始字的位置只会平行或低于“于”字,所以“登”字的上方和下方也不存在刻字。因此《合集》9510+《合补》4545正下剑锋处的这条卜辞应为:

     贞:乎(呼)耤于登。    

从辞例上来看“登”似为地名。卜辞中“登”多用作祭名或人名,用作地名的极为罕见,还有一例见于黄组:

庚寅卜,[才(在)](登)贞:今夕亡(忧)。

才(在)(登)(忧)。                

《东文研》833

如果上文“登”字的拟补成立,则“登”的字义确可再填一项,且商人“耤”的地方也多了一处,这对于商代地名(地理)研究也是极具意义的。

第二则:《合补》10359(历藏6913+北图8235,缀合结果见图2

《合补》10359各家释文如下:

       …隹…[]                                    《校释总集》

       …隹…[]                                    《摹释全编》

       隹(唯)受又(佑)。                           汉达文库

现有的字体分类书籍均将这片甲骨的字体定为“何组”。由缀合后的图版来看,这还是属于典型的无名组卜辞,“隹”上一字为“兹”的残笔。缀合后这版甲骨上的卜辞释文如下:

兹隹(唯)[],王受又(佑)。

祖乙[6]

卜辞中“兹…+隹…”常见,“兹隹”连用则较为少见,还有几例附列于下:

己亥卜,永贞:翌庚子酒[(启)]。王占曰:兹隹(唯)庚雨卜。之[]雨。庚子酒三𥢺(色)云(弥),其既(启)。   

                               《合集》13399

戊子卜,祝于匕(妣)庚,兹隹(唯)宗

《合集》27390+《合补》8745(《拼续》362

甲寅卜,行贞:王宾岁三牛,亡尤。才(在)𠂤。茲隹(唯)介。                              

  《合集》24308+25312(《合补》7243

“隹”在卜辞中多用为语气词“唯”,可以出现在任何成分之前,其后所接的内容多为该句的卜问焦点。“兹”在卜辞中多为指示代词,且为近指。“兹隹”和“兹…+隹…”这两种形式语义无别,当前文语境义详实,“兹”后内容往往可以省略。

《合集》中还有一片甲骨,其释文多作:

   王占曰:兹鬼,卜隹(唯)。                  

《合集》10613

通过上述卜辞的整理,推测其释文可能应调整为:“王占曰:兹隹(唯)鬼卜。”

第三则:《合集》14430(《铁》90.3、《铁新》107、《德瑞荷比》S12+北图728+北图7759,缀合结果见图3

《合集》14430现藏于德国库恩东亚艺术博物馆。这片甲骨最早著录于《铁云藏龟》一书,后又著录于《德瑞荷比所藏一些甲骨录》。《德瑞荷比》的著录片小于(残失)《铁云藏龟》,即这片甲骨在出土流传过程中又发生了二次残断。其可与北图未著录的两片甲骨:北图728和北图7759缀合。赵爱学先生曾对善斋甲骨与其他甲骨缀合研究成果进行了汇总统计[7],从他所作表格中我们发现,此前还未见国图甲骨与德国库恩东亚艺术博物馆藏甲骨缀合的例子,本组缀合填补了这一“空白”。

本组甲骨缀合后的释文如下:

    丙子卜,殻贞:𠦪(祷)𢀛方于岳。

                    

《合集》14430+北图728+北图7759

祷祭是卜辞中常见的内容,但为“方”向神名进行祷祭的却不多:

贞:𠦪(祷)𢀛方于岳一牛。 

《合集》1276+6244+8571(《契合集》8

贞:𠦪(祷)𢀛方于岳一牛。      

《合集》1277+39859(《契合集》9

𠦪(祷)𢀛[方于]岳。四                         

 《合集》14429

贞:𠦪(祷)𢀛方于小乙。                

《英藏》548(《合集》39860

贞:𠦪(祷)方于丁。                               

《合集》1962

𠦪(祷)方于大乙。                             

 《合集》1264

□辰卜,王:于□乙𠦪(祷)□方。八月。一

壬申卜,曰:今𠦪(祷)方多子。一      

《合集》20412+20199

壬申卜,曰:今𠦪(祷)方多子。一          

《合集》20412左下

贞:𠦪(祷)

于父甲𠦪(祷),翦羌方。                         

 《合集》27983

□□卜,王其𠦪(祷),羌方(擒),王         

《合集》27984

𠦪(祷)大吉                         

 《合集》28075

乙丑卜,方出,其𠦪(祷)。                 

 《合集》33047+34063

用兹𠦪(祷)方从雨。                     

《合集》12684

由上述卜辞来看,商王为“方”进行𠦪祭时,必是有或将有战事发生,即商王为在与“方”之战中取得胜利,而向神名祈求保佑。这些卜辞中祷祭的对象既有人神,也有自然神。然而,当“𢀛方”出现时,祷祭的对象多为“岳”,仅有一例为人神“小乙”;当“方”出现时,祷祭的对象则多为人神,自然神暂未见。“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而“岳”能作为商王出兵打仗的主要祷祭对象,其地位可见一斑。缘何与“𢀛方”之战祷祭的自然神只有“岳”?这一问题的解答或许可以揭示出“岳的原型”。

第四则:《合集》35221(北图7793、《善》2391+北图7903,缀合结果见图4

 缀合后释文如下:

  贞:燎五五牛

《合集》35221被置于《甲骨文合集》第四期,各家分类表也将其字体归入历组二类。将其与北图7903缀合后,甲骨的大致形态已可知:是一片右首甲的残片。历组卜辞多用骨,以往被认为是历组用龟的材料也已被证明是错误的。如周忠兵先生指出《合集》33023(龟)是仿刻自《合集》33024(骨),《北大》2117+464(龟)仿刻自《合集》33307(骨)[8];白玉峥、林宏明两位先生指出《摭续》77(龟)仿刻自《写本》221(骨)[9]

缀合后的卜辞虽仍有残断,但其大意已可获知,即关于祭年用牲的祭祀卜辞。从“年”、“爎”等字的刻写亦可知这是一版典宾类的甲骨,而非历组卜辞。这也进一步说明在现已公布的甲骨材料中,尚不存在历组用龟腹甲刻写卜辞的情况。北图7903这片未著录的甲骨,虽然片小字残,但其学术价值却不可小觑。

第五则:《合集》5924(北圖10706+北图10741(《京》2232(不全)、《合补》2345、《合集》8822),缀合结果见图5

甲骨缀合后释文如下:

     乎(呼)取[]

     贞:

《合集》8822与《合集》5924这两片甲骨上的“取”字刻写极其形似,且分别为左首甲和右首甲的,它们很可能是断自同一版龟甲的对贞卜辞。然而,由于《合集》8822的拓本质量较差,形态信息不全(见图6),所以这也只能是推测。直到我们在国图网站看到“北图10741”的拓本,经比对可以确定,它正是《合集》8822的新拓。北图10741拓本信息完整,可与《合集》5924缀合。经国图工作人员胡辉平女士以实物验证,这组缀合可以成立。如果没有“北图10741”的清晰拓本,那《合集》8822与《合集》5924的缀合恐怕只能是悬案。《合集》中有相当一部分来于自国图的甲骨残片,著录情况与《合集》8822相似,相信随着国图甲骨新拓的出版,会有相当一部分甲骨可以“破镜重圆”。

上述五组甲骨在未缀合前,无论是从材质判定、字形判断、字体分类,还是释文拟补等方面来看,旧说都是有其合理性的,且其上卜辞内容也看似平凡无奇。然而当我们将它们缀合后,这些碎小的残片不但订正了旧识中的错误,而且还揭示出了新意。可以预见,当国图3.5万余片的甲骨公布之时,这些“新材料”定会给甲骨学带来更多的“生机”与惊喜。

 

 

 

 

附录:本文引用甲骨著录书简称表(按简称拼音字顺排序)
《德瑞荷比》雷焕章:《德瑞荷比所藏一些甲骨录》,利氏学社,1997
《东文研》松丸道雄:《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藏甲骨文字》,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1983
《合补》彭邦炯、谢济、马季凡:《甲骨文合集补编》,北京语文出版社,1999
《合集》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编:《甲骨文合集》,中华书局,1981
《校释总集》曹锦炎、沈建华:《甲骨文校释总集》,上海辞书出版社,2006
《京》胡厚宣:《战后京津新获甲骨集》,群联出版社,1954
《摹释全编》陈年福:《殷墟甲骨文摹释全编》,线装书局,2010
《拼续》黄天树主编:《甲骨拼合续集》,学苑出版社,2011
《善》《善斋甲骨拓本》(未出版)
《铁》刘鹗:《铁云藏龟》,抱残守缺斋石印本,1931
《铁新》严一萍:《铁云藏龟新编》,艺文印书馆,1975
《乙》董作宾:《殷虚文字乙编》(中辑),商务印书馆,1949
《乙补》锺柏生主编:《殷虚文字乙编补遗》,“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95
《醉古集》林宏明:《醉古集———甲骨的缀合与研究》,万卷楼,2011

【作者简介】李爱辉,首都师范大学甲骨文研究中心、出土文献与中国古代文明协同创新中心副教授。 研究方向:甲骨文与殷商史。

 

说明:本文原载于《文献》2021年第1期,第19—25页。

    

 

 



* 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甲骨缀合理论的整理与研究”(17CYY061)、北京市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甲骨背面刻辞的整理与研究”(18YYC017)的阶段性成果。

[1] 胡辉平:《国家图书馆藏甲骨缀合勘误二十一例》,《文献》2019年第4期,第3页。

[2] 第二种还有一类行款是各纵列卜辞的起始字平齐,但这种形式与第一组缀合无关,所以暂不讨论。

[3] 杨熠:《甲骨试缀第31-46则(附补缀二则)》第39则,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先秦史网站,2018922日。

[4] 林宏明:《甲骨新缀第717-718例》第717組,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先秦史网站,2016913日。

[5] 匿名审稿专家指出此处残字也可能不是“登”字。由于齿缝上方残失,也不排除上述可能性,故将此意见转至此。

[6] 匿名审稿专家指出,本组缀合的释文也可能是“兹唯且乙,王受”。由于胛骨上下仍有残断,也不排除上述可能性,故将此意见转至此。

[7] 赵爱学:《善斋甲骨来源考》,《文津杂志》第十一辑,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8年,第43-46页。

[8] 周忠兵:《甲骨新缀两例》,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先秦史研究室网站,2009521日,

[9] 白玉峥:《摭续著录之伪造片》,《中国文字》新16期,第223-225页。林宏明:《小屯南地甲骨研究》,台北政治大学中国文学系博士学位论文(指导教师:蔡哲茂),2003年,第300页。


本文收稿日期为2021年2月6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21年4月22日

点击下载附件: 2204李愛輝:國圖藏甲骨殘片補考.docx

下载次数:36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