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吳麗婉:大維多利亞美術館藏一片卜甲再考釋
在 2021/5/9 14:13:47 发布

大维多利亚美术馆藏一片卜甲再考释*

 

吴丽婉

 

内容摘要:大维多利亚美术馆藏甲骨中,有一片内容很重要的商代卜甲,其研究价值在于:一,有两个新见字,可进一步丰富对甲骨文字的认识;二,可系联旧有卜辞,帮助辨认以前未被识别的模糊字形,纠正对相关卜辞的错误释读。

关键词:甲骨文  考释  新见字

 

加拿大的大维多利亚美术馆(Art Gallery of Greater Victoria)藏有若干甲骨,多数为明义士家旧藏。19893月,该馆曾举办特展,展示明义士所藏的近200件中国古代文物,展品刊登在Barry Till 所编Chinese Art From The Rev.Dr.JamesM.menzies Family Collection(《詹姆斯·M·明义士家藏中国文物展》)一书中。该书收入展出的五片甲骨的照片,编号为第22至第25号(第25号包含两片碎小的龟甲)。朱彦民、蔡哲茂二位先生曾分別撰文[1],对书中的若干或全部甲骨进行介绍说明。

近来,大维多利亚美术馆官网公布了一些馆藏甲骨的彩色照片。这些照片较为清晰,更有利于进一步观察和研究上面的甲骨文字。在馆藏的甲骨当中,有一片内容重要的龟甲,即《詹姆斯·M·明义士家藏中国文物展》著录的第24号。由于该书成书较早,或囿于早期的摄影条件,书中照片清晰度不够,导致有的文字不易辨认、对这片卜甲上的卜辞解读不尽准确。现在借助优质照片(见彩图[2]),可再对卜辞内容加以研究。这片卜甲的研究价值在于:一,有新见文字,可进一步丰富对甲骨文字的认识;二,可系联旧有卜辞,帮助辨认以前未被识别的模糊字形,纠正对相关卜辞的错误释读。下面将对这片卜甲的内容做进一步的考释,挖掘内在信息。

这片卜甲是龟腹甲的右后甲部位,刻有两条宾组三类的卜辞。现先将释文隶写于下[3],再对重要字词加以解说:

1A)甲戌卜,宾贞:御王3b、17152b (5)于子无标题,祼册動物

1B)壬子卜,宾贞:辛亥王入自3b、17152b (5),王3b、17152b (5),有明義士,唯害。一月。

 

一、对(1A)的解读

3b、17152b (5)字甲骨文习见,但字不识。对此字的释读,就笔者所见,除了《甲骨文字诂林》中所收各家解释以外,宋华强、姚萱、张惟捷等学者也均在文章中论及此字[4]。但目前尚未取得一致的看法。通过辞例,大致可以推断表示疾病伤痛之类的意思,或许与肩疾有关。

无标题,人名。“御王3b、17152b (5)于子无标题”的意思是,为了禳除王的3b、17152b (5)疾,而向子无标题举行御祭。说明此时子无标题已经逝世而受祭。甲骨文关于“子无标题”的占卜主要见于典宾类和宾三类卜辞,比较完整的卜辞有:

2)癸亥卜,殻贞:旬无忧。王占[曰:有咎],其亦有来艰。五日丁卯子无标题10406(3)(殊),不殒[5]《合集》10405反(10406反同文,典宾)

3)甲申卜,亘贞:子无标题[]《合集》3120正(典宾)

4)癸亥,贞:旬有咎。子无标题殒。二[]《合集》17080正(典宾)

5[]占曰:有咎。七日己[巳子]无标题殒。《合集》13362正(典宾)

6)□卯卜,争[贞:子]无标题无埜(野)。《合集》17173(宾三)

7岁于子无标题《合集》3121(宾出)

,指殒命,意即“死亡”。殊,钟柏生先生认为此处应读为训伤的“诛”,表示受伤的意思[6] 其说可从。此辞的意思是子无标题受伤,但没死。从(2)辞看,子无标题此时已有疾病伤痛,但尚未及死。(3)辞的子无标题,也尚在人世,所以才为他占卜是否会死亡。(4)(5)两辞的“子无标题殒”、“七日己[巳子]无标题殒”是验辞,记载了子无标题已经死亡这一事实。(5)辞因仅有占辞,原本不知“己”字后残缺的地支字,但(4)(5)的验辞均言“子无标题殒”,同一人的死亡日期应为同一天,根据(4)的前辞“癸亥”推测,(5)辞所缺地支当为“巳”,因为“癸亥”后的第七天即为“己巳”[7]。由此可知子无标题卒于己巳日。(6)辞大抵是要埋葬子无标题,卜问有无野外空地可以作为墓地[8]。(7)辞有些甲骨文的释文类工具书所作释文有误,或从左往右读,或将两辞误作一辞。从拓本看(见图1),“于”字下面有一横线,应是界划线,上下应作两辞。下面一辞最左边的残字应是“月”字残文,表示的可能是占卜的月份。根据卜辞行款,下面一辞应是从右往左读,上面一辞的释读方向理应相同,应释作“岁于子无标题”,而非“子无标题岁于”。“子无标题”作为岁祭的对象,亦说明此时子无标题已逝世。

03121

《合集》3121

从(1)-(7)辞看,子无标题在典宾类卜辞里已有性命之忧,且最终辞世,在宾三、宾出类卜辞则已辞世而受祭。这七条卜辞展示了子无标题从受伤,死亡,最后成为祭祀对象的整个过程。

“祼册動物”三字,朱彦民文作“福册□”,谓“最后一字不清,故阙疑之。‘福’字甲骨文像尊里盛满美酒双手供奉于神位之形”[9]。蔡哲茂文作“尊册夒”,谓“大抵是说‘尊册’于殷人之高祖‘夒’”[10]

先说“祼”字。其字形结构为以“”持“3b、17152b (6)”,手中所持之器上部为两弧线,而“酉”字上部多为两直线,将此字释为“福”或“尊”均误。《合集》18206“祼”字作18206,与此字结构相同。当以释“祼”为确。

卜辞有“祼”连用之例[11]

8)庚子卜,贞:夕祼羌,卯牛一。 《合集》32182(历一)

9)贞:于羌甲御,祼《合集》1793正(典宾)

“祼册”当与“祼”相同,“”从“册”得声,故可用“册”表示“”。类似的例子,比如从舟得声的“受”字或用“舟”表示,“无标题受由”(《合集》4025)又作“无标题舟由”(《合集》6073);又如从辰得声的“无标题”字或用“辰”表示,《合集》5766“令无标题以射从无标题求方我(宜)”与《合集》32996“令辰以新射于”为同一事而卜,“无标题”与“辰”为同一人。卜辞习见“爯册”一词,在《合集》5577426中又作“爯”,可见“册”“”的关系密切。

从彩照上看,(1A)最后一字为某种动物之象形,身体部位与“犬”相类,上部概为兽首的轮廓,或可摹作動物,此为新见字。具体为何种动物,待考。動物在此指的是祭祀所用牺牲。

1A)主要是贞问为了禳除王的3b、17152b (5)疾,而向子无标题举行祭祀,用動物作为祭品。

 

二、对(1B)的解读

下面,我们先将(1B)与《合集》518417399系联起来,解决这两版卜辞的释读,再对此辞加以解说。

《合集》5184(见图2)“自”字后一字,相关的释文类工具书均未释出,仅以方框“□”代替,字编类工具书亦因字形模糊难辨而未收录。比照(1B)字形,《合集》5184“自”字后面当与“3b、17152b (5)”为同一字,而且从辞例看,两版极可能是同文卜辞,“辛”字后所缺地支当为“亥”。《合集》5184可释作:

10)贞:辛[]王入自05184 (2)[3b、17152b (5)][12](宾三)

   05184       新配置文件(13)_63 - 副本

《合集》5184              《合集》17399

《合集》17399(见图3)右上部位的卜辞,现有的甲骨释文工具书均分为二辞:“有梦,不若。”“[]。”将《合集》17399与(1B)对照,可看出这两版卜辞关系密切,应为同一事项而卜。《合集》17399“自”字上边一字及左边一字,诸家释文均未释出。通过对照辞例及分析残文,可知“自”字上边一字为“入”字残文,左边一字即(1B)的3b、17152b (5)。“王”字左一字,仅残存“爿”旁以及“人”旁的下半笔画,对应的是(1B)的“3b、17152b (5)”,旧释为“梦”,有误。“若”字上边一字,诸家补释为“不”,是正确的,“不若”与(1B)“唯害”意思相近。《合集》17399右上卜辞可重新释写为:

11[]05184 (2),王[3b、17152b (5)],有17399[]若。(宾三)

通过上面的分析,05184 (2)在目前的卜辞中共三见,表示的是地名或者是某个地点、场所。

甲骨文有1字,见于《屯南》173和《屯南》2294(后者字形不清)两版同文卜辞。《屯南》2294辞例较为完整,其中两辞为:

12A)甲子卜:父甲豊,惠祖丁豊用。

12B)甲子卜:其豊在下1,北向。  (无名)

从辞例看,1表示的应该是地名或某个地点、场所,1,可能表示地势低下的意思。甲骨文里有隰田上田隰田就是地势低下土质比较潮湿的田……原田和隰田是古代最重要的两类田……《毛传》说:下曰隰,隰田也未尝不可以称下田,上田大概就是原田[13]甲骨文未见下田一词,但有在下無标题南田受禾(《合集》28231)、于下尸无标题(壅)田(《合集》33211)。無标题”“下尸无标题均是农田的所在地,这里的表示的或许就是裘锡圭先生所说的下田,与字意思相近,指地势较低之处。《拼五》1049“□酉卜,贞:[冓于]上御方。贞:冓于下御方。贞问冓(人名)是在还是在抵御敌对方国,”“所指当为高处和低处。《合集》27815“王立于上,此处的也应该指高处。可见,甲骨文里”“二字是可以用来表示地势高低的。1或即此义,11的地势低洼之处。105184 (2)的写法相同,具体用法也大致相同,差别仅在于一繁一简,古文字的同一偏旁往往繁简无别,两者当为一字之繁简体。由于字形结构简单,在卜辞中又用作地名或地点,难以解释构形。

甲骨文中有如下形体:

Atunnan0018 拷贝《屯南》106tunnan0119《屯南》660微信图片_20180827234236《合集》28497(《宁沪》1.372

B2192-2210《合补》9083tunnan0482《屯南》2440新配置文件(11)_119《合集》29280

C: 29282《合集》2928229279《合集》29279

AC皆为无名组卜辞的田猎地名,一般认为是一字异体,这是没有问题的。裘锡圭先生认为此字可能是“”字[14]:甲骨文145象女子头上插二“筓”之形,当即“姸”字初文;其上部所从二388(2)(正立则为T)为“筓”字象形初文。“T”象“筓”形,应即“筓”字初文。甲骨文“”字及金文“”字所从之“干”皆作“T”。甲骨文104字可能是“”字。根据裘先生的观点,A左旁为“筓”的表意初文。独体字的105184 (2)C左旁写法相同,也可能是“筓”字的表意初文[15]

除了上述字形以外,甲骨文还有下面一些字形:

D0115-0144《合集》21431       

E:08108《合集》8108   

FZHJGbingbian-00400《合集》655正甲、04553《合集》4553tunnan0770《屯南》435732193 (2)《合集》32193

DEF所从均与05184 (2)1相同或相近,但这些字在甲骨文中或用作地名、人名,或用法不明,无法做进一步讨论。

3b、17152b (5),是一新见字。从彩照上看,右旁清晰,从爿,从人(人腿左右两边各附有小点),为“疒(疾)”;左旁稍显模糊,但仍可辨认出“T”形笔画,“T”的竖笔左边可见两小点,横笔上部似乎有两个或三个小点,或为“示”。从字形看,可能是一个与疾病相关的词。

明義士,目前只见于(1B)以及(11)两辞。对于(11)的字形,目前的甲骨字编一般归入“梦”字[16]。但此字写法与常见的“梦”字有所不同,或非一字。明義士除去小点以外的偏旁,还作为合体字的偏旁见于《合集》17466+5451(《甲骨拼合集》第45则)、6813,字形作17466。《旅藏》410有一残字作495 (2),从残辞看,或与《合集》6813为同文,495 (2)可能是17466字残文。根据辞例,可以确定17466用作人名,但构形目前尚不清楚。

1B)主要占卜辛亥这一天王从3b、17152b (5)进入,3b、17152b (5),出现了明義士的现象,会有灾害吗。

 

以上对大维多利亚美术馆藏一版卜甲的内容进行解读,并系联旧著录里的其他卜辞,对相关字词和辞例谈一些浅显看法,盼能起抛砖引玉之效,以待方家精彩论见。

 

补记:本文于201979日写毕,发表时除对匿名评审专家所提意见加以修改以外,其他的基本维持原稿内容。在20191018-19日举办的“纪念甲骨文发现12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会上,蔡哲茂先生提交《加拿大维多利亚博物馆藏甲骨旧释补正》一文,对原先在《加拿大维多利亚博物馆旧藏五片甲骨介绍》所作释文有所修正。孙亚冰先生在202015日将《合集》173995392缀合(中国社会科学院先秦史研究室网站),缀合后可证与(1B)确为一事同卜。读者可再参看两位先生对此卜甲的研究。

在收到校样后,方注意到蒋玉斌先生《说甲骨文中作状语的“上”“下”》(《出土文献与汉语史研究工作坊》,浙江大学中文系、汉语史研究中心,201872日)一文中也提到甲骨文里一些“上”字和“下”字可能是就地形的上方与下方而言,与本文所说“上”“下”表示地势高低意思相同。因校样已不宜对正文进行大幅度改动,故把蒋先生意见补记于此。

 

附录:本文引用甲骨著录书简称:

《宁沪》—胡厚宣撰:《战后宁沪新获甲骨集》,来熏阁书店,1951

《屯南》—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小屯南地甲骨》,中华书局,1980

《合集》—郭沫若主编:《甲骨文合集》,中华书局,1982

《合补》—彭邦炯、谢济、马季凡:《甲骨文合集补编》,语文出版社,1999

《旅藏》—宋镇豪、郭富纯主编:《旅顺博物馆所藏甲骨》,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

《拼五》—黄天树主编:《甲骨拼合五集》,学苑出版社,2019

 

【作者简介】吴丽婉,中山大学中文系特聘研究员。研究方向:出土文献与古文字。

 

 

彩图

 

 

 



*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甲骨文对读材料的收集、整理与研究”(20CYY040)、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清华大学藏甲骨的综合整理与研究”(16@ZH017A4)、教育部、国家语委甲骨文研究与应用专项科研项目“甲骨文字新编”(YWZ-J005)阶段性成果。

[1]朱彦民:《〈明义士家藏中国文物展〉中两片甲骨考释》,《文史哲》2001年第4期,第8085页。蔡哲茂:《加拿大维多利亚博物馆藏五片甲骨介绍》,《甲骨文与殷商史(新八辑)》,上海古籍出版社,201811月,第96102页。

[3]为排印方便,本文所引释文一般采用宽式隶定。释文中缺一字的用“□”表示,所缺字数不详的用“”表示,依据残字或文例拟补的字,用“[ ]”表示。

[4]于省吾主编:《甲骨文字诂林》,中华书局,1996年,第21522158页。姚萱:《殷墟花园庄东地甲骨卜辞的初步研究》,线装书局,2006年,第224页。宋华强:《释甲骨文的“戾”和“体”》,《语言学论丛》第43辑,商务印书馆,20119月,第338351页。张惟捷:《殷墟YH127坑宾组甲骨新研》,万卷楼图书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第461464页。张惟捷:《甲骨文研究二题——说()》,《殷都学刊》2013年第3期,第112页。

[5]裘锡圭先生及沈培先生认为此字当以读为“殒”为好,其观点转引自陈剑:《“备子之责”与“唐取妇好”》,李宗焜主编:《“中央研究院”第四届国际汉学会议论文集:出土材料与视野》,“中研院”,2013年,第182183页。

[6]钟柏生:《释“10406(3)”》,《中国文字》新十五期,艺文印书馆,1991年,第10页。

[7]4)辞的背面刻有验辞“六日戊寅子殒”,其刻写位置与正面骨条“癸酉,贞:旬无忧”的刻写位置相同,且“癸酉”六天后即是“戊寅”,可知“六日戊寅子殒”是“癸酉,贞:旬无忧”的验辞,“六日戊寅子殒”的“子”非“子无标题”,而是另一人,与(5)辞的“七日己[巳子]无标题殒”不矛盾。

[8]黄天树:《甲骨文所见的商代丧葬制度》,《黄天树甲骨金文论集》,学苑出版社,2014年,第205页。

[9]朱彦民:《〈明义士家藏中国文物展〉中两片甲骨考释》,第84页。

[10]蔡哲茂:《加拿大维多利亚博物馆藏五片甲骨介绍》,第101页。

[11]除(8)(9)两辞以外,《合补》4389正也有可能是“祼”连用,但“祼”字拓本较模糊,未敢肯定。“祼”可能应点断作“祼,”,“祼”表示祼祭,“”表示某种用牲法。

[12]蒙匿名评审专家提示,从国家图书馆“甲骨世界”第2850号彩照看,《合集》5184最左边尚残剩“爿”旁,当为“3b、17152b (5)”字残文。

[13]裘锡圭:《甲骨文中所见的商代农业》,《农史研究》第八辑,农业出版社,1989年,第29页;又收入氏著《古文字论集》,中华书局,1992年,第177页;据后者收入氏著《裘锡圭学术文集·甲骨文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2年,第257页。

[14]裘锡圭:《史墙盘铭解释》,《文物》19783期,第32页注13;又载尹盛平主编:《西周微氏家族青铜器群研究》,文物出版社,1992年,第281页注13;又收入氏著《古文字论集》,第383页注13;后收入氏著《裘锡圭学术文集·金文及其他古文字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2年,第7页注13

[15]刘钊先生认为“1”是“兮”字(刘钊:《释甲骨文耤、无标题、蟺、敖、㦵诸字》,《吉林大学学报》19902期,第910页;后收入氏著《古文字考释丛稿》,岳麓书社,2005年,第47页)。但平常所见“兮”字主要作23666副本(《合集》23666)、34481(《合集》34481)、甲底本_48副本(《合集》32212)、33694(《合集》33694)等形,与“1”的结构不同,两者恐非一字。

[16]刘钊主编:《新甲骨文编(增订本)》,福建人民出版社,2014年,第417页。李宗焜:《甲骨文字编》,中华书局,2012年,第1204页。韩江苏、石福金:《殷墟甲骨文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7年,第941页。陈年福:《甲骨文字新编》,线装书局,2017年,第65页。



本文收稿日期为2021年2月6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21年5月9日

点击下载附件: 2209吳麗婉:大維多利亞美術館藏一片卜甲再考釋.docx

下载次数:37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