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内核的浏览器。IE浏览器请取消兼容性设置,非IE内核浏览器也无需使用兼容模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者文库详细文章 背景色:
字体大小: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劉海宇:新見秦漢古印五方
在 2021/12/27 13:38:25 发布

新見秦漢古印五方

 

(首發)

劉  海宇

日本巖手大學平泉文化研究中心

 

最近筆者在日本關西地區某藏家處獲見一批古璽印,大多未見正式著錄,今選其中學術價值或藝術價值較高的五方(秦印四方、漢印一方)公佈出來,以求教於學界同好。

 

一、秦印

1、胠

秦印,圓形壇座鼻鈕,直徑1.4釐米,印面有邊欄。

   
圖1、“胠”印鈕、印面、印蛻


印文為單字“胠”。“去”字,《說文》云:“去,人相違也。從大,𠙴聲。”秦文字中,“去”或從“𠙴”,或從“口”。《秦代印風》收錄一方單字印“胠”,作形,[1]偏旁“去”從“口”,《里耶秦簡》文字“胠”作“”形,[2]所從偏旁“去”從“𠙴”,而本印“胠”字形與前兩者均有所不同,偏旁“去”從“𠙴”,與《里耶秦簡》和《說文》的字形同,另一偏旁“月(肉)”則與《秦代印風》的字形同,具有較高的文字學價值。

2、虔悍

     
圖2、“虔悍”印鈕、印面、印蛻

秦印,長方形壇座,鼻鈕,印面長2.01.32釐米,印文“虔悍”,有邊欄和界格。秦漢印中,姓氏“虔”較少見,迄今僅見於《印典》所收“虔德”(《文字編》402頁)。秦漢私印中,名“悍”者較為常見(《文字編》957頁)。“虔”字作,“虍”字頭寫法較為簡省,與秦簡牘“虍”寫法相近。該印具有一定的文字學和歷史學價值。

3、出(屈)妵

       
圖3、“出妵”印鈕、印面、印蛻

秦印,長方形壇座,鼻鈕,印面長2.051.3釐米,有邊欄和界格。印文首字作,應釋“出”,春秋秦石鼓文作、三晉侯馬盟書作[3]。該印中“出”字用為姓氏,當讀為“屈”。睡虎地《秦律雜抄》:“戰死事不出(屈),論其後”,整理者認為:“出,當讀為屈”。[4]第二字“妵”,出土文字資料所僅見,《說文》云:“妵,女字也。從女,主聲。”《左傳·昭公二十一年》載宋國有“華妵”,杜注云:“妵,華氏族”, [5]亦用為人名。此印兩字均具有較高的文字學價值。

4、田逆(?)

       
圖4、“田逆(?)”印鈕、印面、印蛻

秦印,活動連匣印[6],匣呈中空長方體,印位於一端,左右以鉚釘固定,可自由旋轉。整體高4釐米,印面1.3釐米見方,印有方形壇座,鼻鈕,印面無邊欄和界格。

印文為“田逆(?)”,與一般的反字印文不同,此兩字為正字,印蛻為反字。第二字印文作,印蛻作形,與漢印“逆”字(《文字編》150頁)[7]近似,而“辵”旁寫法較為特殊,“”能否釋“逆”,尚待進一步研究。

活動連匣式印較少見,“珍秦齋”收藏一方,印文為“趙窅”(No.356),[8]“匋鉨室”收藏一方,印文為“家印”[9]。該活動連匣印具有一定的印學史價值和文字學價值。

 

二、漢印

1、義猛千歲

       
圖5、“義猛千歲”印鈕、印面、印蛻

瓦鈕漢印,高1.4、邊長1.5釐米,私印。印文為“義猛千歲”。“義”為姓氏,秦漢印中姓氏為“義”的印文有“義蘬”、“義充之印”、“義子仲”(《文字編》1101-1102頁)等。“猛”為人名,秦漢人名中名“猛”者多見(《文字編》893-894頁)。

此印中的“千歲”可有下列兩種理解,一是吉語,表示祈願長壽,秦漢私印中多見姓名之後綴以吉語的例子,如:“某某千萬”,表示祈願多財,又或綴以“大利”、“日利”、“無恙”等[10];二是字号,即“義猛”的字為“千歲”,漢印中名字兼有者並不少見,例如《夢庵藏印》中有“曹遯文遜”,羅振玉指出此為一印之中兼有名、字之例[11]。上述兩種可能中,究竟哪種理解更為合理,有待進一步研究。

 

附記:本文為日本學術振興會(JSPS)基盤研究(C日本に所蔵される中国古印に関する調査研究批准號21K00885,研究代表:劉海宇)的階段性成果。

 

 



[1] 許志雄編《中國歷代印風系列·秦代印風》,重慶出版社,1999年,153頁;趙平安等編纂《秦漢印章封泥文字編》(行文中簡稱《文字編》),中西書局,2019年,345頁。

[2] 徐在國等編著《戰國文字字形表》,上海古籍出版社,2017年,555頁。

[3] 吳國昇編著《春秋文字字形表》,上海古籍出版社,2017年,273頁。

[4] 睡虎地秦墓竹簡整理小組《睡虎地秦墓竹簡》,文物出版社,1990年,88-89頁。

[5] 十三經注疏整理委員會整理《春秋左傳正義》,北京大學出版社,2000年,1632頁。

[6] 此種特異鈕式的名稱,據蕭春源先生的意見,稱為“活動連匣印”(參蕭春源《秦私印綜述》,西泠印社編《“孤山證印”西泠印社國際印學峰會論文集》,西泠印社出版社,2005年,109頁)。

[7] ,或釋“達”(徐在國等編著《戰國文字字形表》,210頁)。

[8] 蕭春源編《珍秦齋藏印·秦印編》,臨時澳門市政局文化暨康體部製作,2000年,352-353頁。

[9] 蕭春源、尾崎倉石編《丹篆寄心聲-澳日兩地書法篆刻聯展·古璽印集》,澳門書法篆刻協會出版,2015年,121頁。

[10] 施謝捷《漢印文字校讀札記(十五則)》,《中國文字學報》第2輯,2008年,85頁。

[11] 羅振玉《夢庵藏印序》,太田孝太郎《夢庵藏印》,1920年;劉海宇、玉澤友基《太田夢庵舊藏古璽印概說》,《日本巖手縣立博物館藏太田夢庵舊藏古代璽印》,上海書畫出版社,2020年,9頁、135頁。


本文收稿日期为2021年12月24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21年12月27日

点击下载附件: 2253劉 海宇:新見秦漢古印五方.docx

下载次数:29

分享到:
学者评论

Copyright 2008-2018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35774号 地址: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7楼 邮编:200433 

 感谢上海屹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